關於部落格
最近會更新,
請等待。
  • 222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清平樂》 by 指令

《清平樂》02 對於幼小的俊而言,他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本以為這一輩子都要與母親在這間不大的房間裡渡過了,俊對於自己的人生並沒有什麼抱怨,因為他根本不想去瞭解外面的世界,對他而言,他的世界只要有母親一個人就足夠了,他並不想去奢求那些自己無法得到的東西。可就算是這樣的一個小小的要求,俊都沒有辦法如願以償! 那一天,下著小雪,雖然房間裡燃起了火爐,但俊小小的身體還是感覺到了寒意,為母親添上冬衣,俊安心的窩在母親的身邊,享受著母親溫暖的體溫,慢慢的近入了朦朧的狀態。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吵醒了安靜的母子倆,俊警覺的看著周圍,這種吵雜的聲音是非常異常的。 「給我開門。。。。。。。。。。。。」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鐵製的大門應聲便被打開,俊死死的抱住母親僵硬的身體,他意識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了。 「把孩子帶出去。。。。。。」一個身著紅衣,帶滿金銀珠寶的美麗女性用惡毒的表情看向俊的母親。 年幼的俊不得不承認面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是漂亮的,但她的漂亮之中還含有某些俊無法理解的,複雜的東西,例如她為何用如此凶狠的目光看向自己與母親呢!!?? 「不要!!!!!!!」等衣著考究的侍衛們將他從母親的身邊抽離的時候,俊發出了小小的慘叫聲,死命的抓住母親的衣角,就是不願意鬆手。 但孩子的力量那裡抵抗的了幾個武士,不一會兒,俊就被一名成年的男性打橫抱了起來,摀住他尖叫連連的小嘴,防止他再繼續喊叫出來。 俊痛苦的望著面無表情呆坐著的母親,他想喊些什麼,但卻無法開口,死命的盯著母親麻木的臉龐,俊不想放棄,但他還是被別人抱著漸行漸遠,當最終他什麼也看不到的時候,他被迫的離開了從小生長的那間屋子! 呆呆的注視著滿目雪白的世界,俊第一次親眼看見了這個蒼白的世界,以往只在那一方小窗外出現的美麗景象,真實的反應在他深沉的瞳孔裡時,卻給他帶著無限的恐懼與害怕,俊木然的被別人像拎小雞似的拎來拎去,他也懶的去反抗了,他知道!母親已經離開了他的生活。 不管再怎麼尖叫或者害怕,現實都是無法改變的,現在他只能在心底裡請祈求母親的平安了! 被那些男人帶到了一間華麗異常的屋子裡,一個皮膚乾瘦的老者為他除下了洗的有些發白的衣物,小心的為他梳洗著有些凌亂的長髮,態度雖然友善,但不知為何,俊非常不喜歡他觸摸自己的身體。 「好了。。。。。。。。」在經過了一番掙扎之後,老者將一面與人等身的銅鏡搬到了小小的俊的面前。 鏡子裡印出一個年幼的孩子的身影,容貌是極為出色的,深沉的黑色眼睛,雪白纖細的身軀,像個小小的玉人兒似的,五官與自己長年相對的母親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俊震驚的看著好像母親小號番版的可愛孩子,這就是自己嗎?出生至今第一次清楚的看見自己的長相,俊簡直無法相信他與母親的樣貌竟然是如此的相似。 「殿下!!!請往這邊。。。。。。。。。」老者微笑以對。 不安的低下頭,俊非常不習慣這一身昂貴而華麗的絲綢衣服,他根本從沒見過這樣的物件,這間房間裡的每樣東西,他都沒有見過,讓他感到陌生而恐懼。 被人帶到更大、更華麗的書房裡時,俊滿腦子裡想的全是關於母親的事。據說,要見自己的人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雖然並不明白父親對於自己有何意義,俊還是相信身為自己父親的他有足夠的能力去拯救母親。 一個背對著自己,身著一身明黃色衣物高瘦的男人低著頭好似在想著什麼,當老者牽著俊小小的手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俊終於看清了這個男人長相。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個高瘦的男人自己好似在那裡見過似的,好像帶著一種自己非常熟悉的感覺看著自己。 在老者的催促下,俊匆忙跪下見禮,身為上位者的男人並沒有在意,只是微笑的叫他們起身。 「你是清平。。。。。。。。。」帶著溫和的微笑,這個男人優雅的坐在黃金的椅子上說道。 「清平。。。。。?????」俊不認識什麼清平,他連聽都沒聽過,何來什麼清平!!?? 「那!他叫你什麼。。。。。。。。」帶著有些不悅的口氣,身為俊的父親,炎帝陛下好像對於俊的名字有著頗多意見似的。 「俊!」簡短的回答,低下了頭。 「。。。。。。。。。。。。。。」炎帝在聽到這個答案之後,明顯的不悅起來,雖然不好對俊說什麼,但他週身所散發出來的怒氣,連身為小孩子的俊都可以明顯的感受到。 「以後你就叫清平。。。。。。。。。」命令式的說道,炎帝冷酷的說道。 「母親呢!他也可以跟我一樣離開那裡嗎????」俊現在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名字問題,他關心的是自己的母親到底怎麼樣了。 「他!!!!哼!!他這一輩子都別想出來。。。。。。。。。。。」 「父親。。。。。。。。。為什麼。。。。。。???」第一次念出父親兩個字,俊的感覺是非常陌生的,對於這個冷酷的父親,他根本沒有任何好感,有的頂多是陌生的感覺而已。 「你還小!等大一點,就什麼知道了。。。。。」不想與還是小孩的俊浪費太多的時間,身為王者的炎帝繼續低下頭完全自己的工作,而老者一見自己的主子沒有繼續說話的意思了,連忙行禮,拖著俊小小的身子離開了那間屋子。 俊被安排在了間寬廣的大房子裡,那裡面有許多的小房間,還有許多的下人,他們都非常的恭敬,甚至是卑微的,從來不敢抬起頭來與他說話,總是自稱『奴婢』什麼的,而稱自己為『殿下』雖然還不太明白『殿下』這個詞的意義,但他相信是有關尊貴之類的言語吧!這一切都讓小小的俊非常不習慣。 後來,來了許多人,服侍自己的下人們都叫自己跪下來,才能接過那明黃的物件,他聽話的照辦了,再後來,他就擁有了極為一個尊貴的身份! 正德四年,炎帝封遺落人間的第四女為『清平公主』賜『常慶宮』長居! 其實的如果按皇室的老規矩,公主的閏名與賜號是不可以相同的,並且賜予一位公主這樣的封號也是前所未有的,就連普通的老百姓也知道,『清平』這兩個字可不是什麼很好的意思,宮廷裡面的公主們的封號不是什麼『長樂』就是『福臨』之類的,那有公主用『清平』這兩個字當封號的! 但這是炎帝陛下親賜的名字,誰也改動不得,於是清平理所當然的被三呼殿下,成為了炎氏皇朝的第四公主殿下! 公主!美麗動人的皇家女子,擁有最尊貴的血統以及教養,養在深宮之中等待著嫁予一位德才兼備的駙馬!!!!這是人們對於皇族公主淺意上的理解,而俊。。。。。不!應該是清平也是這樣理解的! 可生為男子的他,卻成為了這個繁盛帝國的公主殿下!炎帝疼愛的皇四女,被破例與其他眾位皇子們一同學習,而不是同公主們一起學習女誡之類的婦德! 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年幼的清平還無法理解,既然父親有意像男子一般教育他,為什麼不給他皇子的地位而給了自己一個公主的身份呢!雖然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只清楚其中的一點,父親並不像外表那般真正疼愛自己,雖然是笑著的,但他的眼神永遠是冷酷無比的,雖然賜給自己很多東西,但卻從沒有問過自己喜歡什麼、需要什麼。只是做了一些表面上的功夫而已! 清平並不在意這些,父皇討厭自己也好,喜歡自己也好,那都不關他的事,他無力去改變人們對於自己的印象,那怕是有些人因為知道他的身世後,厭惡他也好,那都是別人的事情,不關他的事!他沒有這樣的義務! 有時趁宮女不注意,他就會偷偷跑到以前自己住了差不多十年的地方,去看看母親是不是回來了,自從那一別,他就再也沒見過母親了,或聽到任何關於母親的消息了。那個小房間裡的東西依舊如初,但卻獨獨少了母親的身影,不管他如果問,都沒有任何人願意告訴他母親的去向,包括他那冷酷的父親! 母親好似泡沫一般,徹底的從人間消失了一樣,連原本的守衛也一個都找不到了,除了那個陳舊的房間之外,母親存在過的證據彷彿一瞬間都被消毀了似的,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總是帶著失望回到自己寢宮之中的清平,一有機會還是會去,他總是希望奇跡可以發生,讓他有機會再見自己的母親一次。 清平他非常討厭公主們所穿的衣服,一來他是男生,本能的就開始討厭起來,二來他去書院上課時,一屋子男孩只有他一個人打扮的像孔雀一般,實在是讓他有些尷尬,兄弟們異樣的眼光也讓他惱火! 於是他剪爛了自己宮殿裡所有他看的見的衣物,穿著從小宮女那裡搶來的白色襯衣出現在書院中,嚇的他的那些兄弟們全都瞪大了眼睛死命的看著披頭散髮的自己,這個時候,清平突然感動一些得意與快慰!而這樣的舉動也驚的一堆宮女太監們都跪了下來直呼『饒命』。 他們的命是可以饒的,但失了公主本份的清平被罰禁足三個月,這是陛下的命令,誰都不敢有什麼異意,清平也不難過,平時他就是個愛靜的孩子,對於不出宮門他根本沒有任何意見,見不到那些個討厭的兄弟們才是好事呢! 三個月一過,炎帝就特准自己的第四皇女『清平公主』炎清平可著騎裝與眾位皇子們一起唸書。 《清平樂》03 我的主子,是炎帝陛下的第四皇女『清平公主』!雖然跟了這位主子四年有餘,但她還是不太瞭解這位現年十四歲的少女。 永遠穿著別的公主殿下們不太喜歡的簡單騎裝,連本來美麗動人的秀髮也不加打理,整天就那麼紮著,有時為了參加慶典一類的活動,宮女們不得不為她盤上美麗的髮髻、穿上華麗服飾的時候,她就會顯的非常不高興,那秀麗動人的面容上裝滿是不快的表情。 她總是安靜的,除了每天的早課之外,整日裡連宮門都不出一步,也不與其他宮時的嬪妃、公主們打交道。女紅、琴棋之類的東西更是碰都不碰一下。但對於皇子們才能學習的騎術卻又是非常精通的,好似她天生就是在馬背上長大的似的,天知道清平殿下在被冊封為公主之前,連馬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而現在,她是宮裡眾多皇子皇女當中騎術最好的了。 她的名字是清平殿下給取的,至於在取這個名字這前自己用的是什麼名字,她還真的沒了印象,不是小翠就是小紅之類的吧,而清平殿下在見了趴跪在地的自己後,給了她一個全新的人生。 「就叫千文吧。。。。。。。。。。。。。。。」 她永遠記得清平殿下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從那以後,她就有了一個優美動聽的名字。 「千文。。。。。。。在想什麼呢!!!!」躺在太師椅上捧著書本慢慢閱讀的清平注意到身邊的宮廷女官有些心不在焉,而她膝上白的像雪一樣的由異邦進貢得來的波斯貓則依然睡著,沒有任何醒來的跡象,就算它的主人動作再大,它也能有辦法睡的很好。 「殿下。。。。。。。。。。」千文一聽是公主殿下出聲叫自己,意識到自己的思緒飄遠了,馬上恭敬的跪下來請罪。 「算了。。。。。。。」看著千文卑微的表情,清平有些無奈,於是淡淡的放下手中的書本,撫摸起膝上乖巧的貓兒柔弱的毛皮,聽著貓兒發出滿足的輕呤聲後,不經意的笑了。 不瞭解自己的主子為什麼笑了,看著剛剛滿十四歲的清平殿下,千文陷入了困惑當中。不管從任何方面來看,自己的主子都是美麗動人的,雖然還非常的年幼,但已經出落的婷婷玉立了,後宮裡面的公主們還沒有一個比的上她們家主子的呢! 但令人頭痛的卻是清平殿下那古怪的性格,殿下她不喜歡任何華麗與繁瑣的事物,就連每位公主們必備的更衣間裡,能參加正式活動的禮服也就那麼二、三件而已,這還是後宮裡面司服的女官硬塞給殿下的,清平殿下也非常討厭刺繡一類的女子做的東西,連婦德也不願意去認真學習,但對於《四書》、《五經》、《史記》之類的東西卻比任何一位皇子都要學的快、學的好,就連一向迂腐的皇子傅們也不得不稱讚起這位聰明伶俐的小公主。 不管是沐浴還是更衣,清平殿下都不讓人服侍,甚至在夜晚的時候,他便讓所有宮人都退出寢宮之外,連帖身的千文也不能例外。自己一個人獨自待在無人而空曠的宮殿裡,不讓任何人接近她。 千文有些感歎,她認為清平殿下應該生為皇子,這樣一定會更有一番作為,可惜了!身為女兒身,任何事情都不能自己選擇,已經十四歲的清平殿下,應該再不過久就要出嫁了吧!以炎帝陛下對這位四公主的疼愛,想必一定會為美麗動人的清平殿下找一位極為優秀的駙馬爺吧! 本來安靜的空間突然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驚饒,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千文抬眼便見一位一身暗青色華服的少年不顧宮女們的阻攔快速的來到了內殿之中,微笑的站在還躺在太師椅上不願起身的清平殿下的面前。 「二皇兄,不要那麼吵。。。。。。。。。」注意到自己的兄長氣喘吁吁的樣子,清平慢吞吞的坐起身,將貓兒將於後面的宮女們,在千文的攙扶下懶懶的坐直了身子。 「四妹!你看。。。這是西域進貢的夜明珠喲!我特意拿來給你的。。。。。。。。」二皇子炎律微笑的將懷中藏了好些時候的寶物遞給了自己秀美動人的四妹。 「嗯!!!!!!!!」不痛不癢的接過所謂的寶物,清平一副不太感興趣的模樣,接過後就隨手遞給了站在自己身邊的千文。 「今天又不舒服啦!!!!」二皇子年輕的臉上滿是擔憂,他擔心這個體弱多病,又聰明伶俐的四皇妹是不是又有那裡不舒服了。 體弱多病!!!千文翻了翻自己的大大的黑眼睛,看著二皇子天真的模樣,真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歎,自家的主子可是比誰都健康,她裝病也只不過是因為懶得去學院上課,自從兩年前,官拜御史大夫飽讀詩書的常大人在行酒令的時候輸給了年僅十二歲的四公主後,他們美麗可愛的四公主就天天躺在床上不願去上學去了。 按她的話說:「我都已經贏了自己的老師,為什麼還要去向他學習呢!!??」 千文翻翻眼睛,她真不明白這位由當今皇后娘親生的二皇子怎麼就這麼親近她們主子呢!有什麼好玩的、好吃的全都一股腦兒的往毫不領情的清平殿下這兒塞,即使被冷眼對待,二殿下下次還是會高高興興的來! 「皇妹參不參加今年的春獵????」每年舉行一次的皇族子弟的聚會,公主皇子們都可以毫不避閒的參加,只不過皇子們是騎在馬上獵殺動物,而公主們則是坐在舒適的椅子上為她們的親兄弟們加油!還會有許多親族也會參加,這也是皇族公主們一年一次可以大大方方走出宮門的重要聚會。 清平聽到春獵兩個字,都眼皮都懶得再抬一下,自從去年自己騎著『無痕』狩獵了比所有兄弟們都多的多的獵物後,並且也惹來了所有皇子們的嫉妒,他便對春獵這樣的活動失去了興致,如果只是懲一時之快,而引來那麼多的麻煩的話,他寧願不參加這樣的活動。 「你會去吧!!!!!!!」所有皇子們中最善良天真的二皇子炎律好像生來就沒什麼成為尊貴之人的天份似的,永遠嘻嘻哈哈的被人欺負,雖然外表在眾多皇子中非常的出眾,但一點也不像他那厲害美麗的母后,這也是他母后對此失望的重大的原因之一,只有這麼一個獨生子,但卻比其他後宮所生的皇子、皇女們相比,除非他父皇非常喜歡這個沒什麼心機的兒子之外,就連小小的後嬪所生的皇子都明顯的看不起這位軟弱的皇嫡子,根本無法為了皇位與其他皇子們一爭高下! 「父皇說想看你騎上『無痕』的樣子呢!!!」開心的笑著,二皇子沒有任何心機的說道,想當年,他也向四皇妹要求要騎上那匹汗血寶馬『無痕』可是屁股還沒坐穩就被摔了下來,在床上足足躺了半個月才能起身,真是丟死了! 只有四皇妹能騎的那匹寶馬!就連父皇也是愛不釋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無痕』不願讓任何人碰它,只聽四皇妹一個人的話。 二皇子在『常慶宮』中磨了差不多有二個時辰,至到晚飯的時間,見清平真無意留他一起用晚餐,這才慢吞吞的帶著侍從們回自己的寢宮去了。 看著二殿下落寞的身影,千文都有點同情起這位像溫吞水一般的皇子殿下了,真可憐!被別人這麼漠視,一點也不像出生在皇族裡的子弟,不僅品行良好,而又富有道德,對她們這些宮女也非常好,又喜歡親近清平殿下,真不知道清平殿下為什麼討厭這位各方面都非常完美的二皇子殿下。 有一次,自己可憐起二皇子殿下,於是小心的詢問起主子為何討厭這位兄長,而清平殿下只是看了自己一眼,繼續撫摸起膝上的貓兒,搖了搖頭說道:「不要以為你看到的東西就是真實。。。。。。。。。。。。。。。」 接著再也不為這件事情而開口了,到現在自己也沒弄明白主子當然說這話的意思。 清平看著自己的兄長離開後,卻沒了胃口,於是便沒有傳膳,揮退了所有身邊的人,搖晃著身下的太師椅,撫摸著乖巧聽話的波斯貓,漫無目的看著黑暗的夜空。 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吧,過了冬他就15歲了,就快到男子成年的年紀了,父皇也應該清楚的知道這一點吧,雖然沒有明說,但他曾幾次暗示過父皇,希望他能盡早讓自己出宮,可父皇既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依然讓他待在全是女人的後宮裡,難道真的不怕嗎?幾位兄長們全都遷入了離後宮比較遠的皇子殿去了,沒有令牌及招喚是不能輕易踏進後宮一步的,而他卻依然頂著公主的身份與眾多後宮嬪妃和公主們生活在一起。 越想越覺得鬱悶,雖然告訴自己要冷靜,但他卻無法平靜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他簡直受夠了,離開母親這麼些年了,一點消息也沒有,父皇一定與母親失蹤這件事有關,但他卻閉口不提,即使二年前自己以生命做要脅,他還是冷淡如初的看待自己,有時候連他自己也要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父皇生的了! 討厭!!!!!!!有些情緒激動的清平手中的動作不覺加重,這使得原本他膝上很享受的貓兒有些疼痛了,於是貓兒迅速跳下來跑開了。 「呼!白癡貓。。。。。。。。。。。。」看著它飛奔離去的背影,少年撇了撇,重新躺了回去,繼續自己今晚的發呆。 也許是因為小時候生活原固,他喜歡坐著什麼也不幹的發著呆,彷彿這樣才可以與失蹤不見的母親親近似的,等他發現這個途徑之後,就喜歡一個人在寂靜的夜裡對著星空獨坐著了! 「母親!你到底在那裡。。。。。。。。」思念著唯一的親人,年少的清平殿下孤獨的身影顯得是那麼悲傷,如果不是想要見到母親的話,他一早就想離開皇宮了,可是現在連這裡也無法再待下去了。 「母親!!!!!!!。。。。。。。。。。。。。。。。」繼續著深情的呼喚,清平慢慢閉上了眼睛。 《清平樂》04 這天,是炎帝陛下四十歲的生辰,理所當然的,眾多嬪妃與皇子、皇女們全都聚集在『乾正殿』為炎帝陛下慶祝。 禮物當然是不可少的,但做為一國之君,有什麼得不到的東西,眾多嬪妃與子女們聚集在一起開心的為他慶祝也許才是最重要的吧! 炎帝坐在上座,微笑的看著一干皇子皇女皇孫想盡了辦法討好自己的樣子,雖然依然英俊的臉上堆滿了微笑,可清平心裡卻清楚的知道,那個冷酷的父親在心底裡嘲笑著自己面前的所有的親人。 皇后殿下的親生女兒『福臨公主』準備了自己親手做的佳餚上呈給了自己的父親,得來了賢慧的美名。 做為一位大殿的公主,能夠親自下廚做飯給自己的父親食用,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啊,炎帝本來冰冷的臉上也正因為此女的蘭心慧質而顯露出難得的笑容來。 福臨公主的賢慧之名早已傳遍了宮廷內外,誰都知道這位皇帝陛下的三公主是一位難得的溫柔美麗以賢德出名的皇室公主。 清平公主,一如既往坐在離上坐最遠的椅子上,沉默的吃著面前由御膳房大廚們精心烹飪的佳餚,面無表情的看著一群開心討好炎帝的青年們,與福臨公主受歡迎的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今天被迫穿上平日裡最討厭的禮服,身上掛滿了沉重的金飾與玉器,重的要死,讓他根本沒力氣移動半步,真不知道那些個柔弱漂亮的姐妹們是怎麼適應的,臉上的粉也好像隨時都會因表情的生動而掉落下來似的,使得他不得不冷著臉,沉靜的坐在那裡。 「四皇妹。。。。。。。。。。。」二皇子律微笑的走到盛裝打扮的清平面前叫著他的名字。 「嗯。。。。。。。」不想露出任何表情破壞本來就非常危險的妝容,清平冷漠的面對一臉從容的兄長。 「皇妹你今天真是美極了。。。。。。。。。。。」律衷心的稱讚起這位所有美麗動人的皇妹來,穿上了公主的禮服,她看起來真是美極了,彷彿如詩書上所說的夢中佳人一般。 「。。。。。。。。。」對於律的這番話,清平還是表現出冷漠的樣子來,實際上他是無話可說,他可不認為穿上這十幾斤重的衣物的人會好看到那裡去。 其實這場宴會不僅僅是皇室內部的,有一些朝廷重臣也會帶著隆重的賀禮前來慶祝炎帝的生辰,像今天這樣的場合,除了皇子、公主與嬪妃們坐在上面,底下還有一班文武大臣陸續等著向皇上祝賀! 「清平,你過來。。。。。。。。」本來正笑嘻嘻的與眾多皇子皇女們聊天的炎帝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發現自己平時非常寵愛的清平不在身邊,於是向坐的非常遠的清平喊道。 既然是皇帝陛下的命令,即使再不想去,清平也只好慢吞吞的向大殿中央移去。 「父皇。。。。。。。。。」近乎完美的禮儀教養,很難讓人發現他是一位沒有受過任何正統教育的皇族子弟。 「好些時日沒見著你了,一切都好嗎???」炎帝放下酒懷,關心的向這個自己親封的『女兒』溫柔的說道。 「孩兒一切都好!!」坐在離炎帝極近的位置上,清平低眉順眼的回答,像所有宮廷裡的公主一般,有禮而恭謹。 炎帝微笑著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看著清平那與他母親一模一樣的容顏,沒由來的一陣不悅,雖然知道清平並不是那個人,但只要看到清平一天天成長起來的樣子,彷彿回到了過去一般,那個聰明俊秀的人兒,也是這般,有著與外表截然不同縝密心思。清平想必也是一樣吧!清平所有的言行舉指都像極了他那與眾不同的母親! 「你今年也有十五了吧!!!!!!」意識到清平漸漸長大了,炎帝有些感慨的說道。 「是的!!父皇!!」父親是什麼意思,自己大了!不會是想讓他出宮吧! 「是到了嫁人的年齡了!!!!!」不是疑問句,而是以肯定的語氣這樣說道,炎帝依然面不改色的微笑著。 「父皇!四皇妹還小,您不會是想這次的。。。。。。。」清平還沒急,他的二皇兄律倒是急了,一聽要將自己喜愛萬分的四皇妹嫁出去,一副異常激動的樣子。 「。。。。。。。。。。」清平依然沒有抬起頭,沉默的聽著自己父親所說的話。 「小!!!你十五歲的時候都當爹了,你妹妹也不小了。。。。。。。。。」炎帝好笑的看著急紅了眼睛的兒子,稜角分明的冷酷面容寫滿了瞭然的表情。 「這!!!不一樣。。。。。。。。。。皇妹她是女子。。。。。。。。」律一聽父親提到自己十五歲就讓一名近侍宮女生下嗣子的事情,不由一面上一紅,說話也就更結巴了起來。 想當年他可是因為這件事情,被皇族的兄弟們恥笑了有半年之久,誰讓他一個不小心,竟然讓一名身份低微的宮人生下了孩子,害得他到現在都不敢在兄弟們面前大談風月之事,如今父親竟然提起這回事,他能不急嗎? 炎帝擺擺手,不想再繼續聽這位除了容貌之外,一點也不像自己的傻小子的話了,這孩子雖然是自己的正宮所出,但並無帝王的材能,好在平日裡也不給自己惹什麼麻煩,也不像是有爭帝位之心,自己對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沒想到,平日裡不怎麼注意的這個孩子,竟然會對清平有這種意思! 帶著若有似無的冷笑,炎帝直視著沒有開口的清平,想聽聽他的想法,平時最惹他注意的就是這個被自己強迫成為女兒的孩子了,畢竟聰明有如他母親一般的孩子,絕非等閒之輩,是自己所有子女之中最為出色的。 「女兒一切聽憑父皇的安排。。。。。。。。。。」溫和的訴說道,像所有乖巧的公主一般,對自己的婚姻大事從不敢說什麼,一切聽從父親母親的安排。 「哦。。。。。。。。。。。」炎帝聽到這話不僅不高興,反而是皺起了眉頭,看著抬起頭來的清平,對於他的回答非常的不滿意,本以為會嚴辭拒絕自己這樣的問話,沒想到清平竟然會如此的不在意,難道他就這麼想離開宮廷嗎? 「皇妹!!!!!!!!!!」二皇子急的快要跳起來了,他衝到自己妹妹的面前,激動不以的握住本來不可以碰的清平的纖纖玉手,其實也不算是什麼纖纖玉手啦,從小做慣了粗活的清平即使成為公主之後,下人們如何替他保養,也無法讓他那一雙還算白淨的雙手像所有公主一般柔若無骨。 「二皇兄!!!!!!!!!」清平被他握的有些不自在了,於是本能的皺緊了眉頭,但又同時擔心自己臉上的粉會不會隨時成剝落狀。 「不行!你不能離開我。。。。。。。。。。我。。。。。。。。。。。。父皇。。。。。。。。。」幾乎是帶著哭腔的,二皇子律激動不已的像自己的父親訴說道,可無奈情緒太過激動,想說的話一下子根本說不上來。 「放肆!!!!你這是對你妹妹做什麼。。。。。。。。。」沒想到這個傻兒子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做也這樣越規的事情,炎帝原冷靜的面容也一下子變的激動起來,他絕不容易當年的事情再一次在自己的自己的面前上演!果然是他的孩子,竟然連這方面都像極了他,勾引自己兄弟這樣天理不容的事情竟然再一次發生在自己的面前。 先前對清平這孩子溫和一點的評價全都因為自己的律這種大逆的行為而飛到了九重天外,現在眼中看見的彷彿是十多年前的那一幕,而清平平靜的面容也一下子變成了那個人的樣子。 一向心冷靜著稱的炎帝也不覺頭痛起來,對於自己兒子所即將犯下的罪感到痛苦異常。 而炎帝的正宮也早在親生兒子律殿下激動的抓住那個妖孽之子的手時,就坐倒在了地上,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個面貌像極了自己的夫君而又忠實的兒子竟然有這樣的想法,一定是那個妖邪的原因,一定是的,都是那個妖孽之子的錯,不然自己老實的兒子怎麼會有這麼大膽的想法呢!!!!!!!! 清平一見情形不對,但事關重大,他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只好不發一語的看著表情激動不已的律,真不知道這傢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竟然當眾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來,自己現在好像還被他抱在懷裡!算了!既然這傢伙已經做出來了,身為當事人的自己看來是跑不掉了,只能祈禱不要出什麼大事才好。 明明不想被捲進這場權力鬥爭的漩渦當中,沒想到還是被捲了進來,可真多虧了這位外表老實,內在陰險異常的兄長了!!!!翻了翻白眼,面對著這位做戲工夫十足的大騙子,清平只能露出無可奈何的微笑。 《清平樂》05 可想而知的,律皇子在宴會上的舉動震驚了炎帝陛下,宴會還沒有結束,暴怒的炎帝陛下就命武官將一臉激動與一臉漠然的炎律與炎清平壓回了各自的寢宮,並命人嚴加看管,不准他們踏出宮門一步。 一場本來開心的宴會被兩個不孝的孩子弄成了這樣,身為帝王的炎帝帶著憤怒的心情,不願意與讓任何嬪妃子女接近,獨自回到自己的寢殿。 清平雖然被士並壓回了『常慶宮』但他並沒有任何恐懼的心理,最多被罰不准出宮門一步,父皇是不能拿他的兩個孩子怎麼樣的。最起碼表面上不能! 「準備晚膳,我餓了。。。。。。。。。」在宴會上沒有吃飽的清平好不容易脫下繁重的禮服,對著一臉震驚的千文說道。 「殿下!!!!」早就已經聽說了這回事的千文姑娘用震驚的眼神看著自己的主子,真不知道她們家主子在想些什麼,這種時候竟然還要吃晚飯。 「放心吧。。。。。。快去準備。。。我餓死了。。。。。。。。」披散著頭髮,清平殿下清秀動人的臉龐上找不到一絲恐懼或害怕的神色,他現在表現的非常鎮靜,應該說是鎮靜的有點過頭了。 「。。。。。。。。。。。。」千文皺起了自己漂亮的眉毛,看了自家主子一眼,一臉擔憂的吩咐宮人傳膳。 吃著以最快速度送上來的晚餐,年少的清平殿下一臉滿足的表情,好像剛才在大殿上發生的事情完全與他無關似的,開心的跟什麼似的。 酒足飯飽之後,清平殿下只著單衣懶懶的躺在太師椅上,搖搖晃晃的昏睡著,不管千文有多擔心,反正他現在非常的怡然自得。 千文一臉擔心的站在清平的身邊,看著表現的太過奇怪的主子,她真不知道自家主子是什麼時候與二皇子殿下發生什麼不倫之戀的,看起來不像啊!一向只給二皇子殿下冷臉的清平殿下怎麼會真如傳說的那樣,勾引了律殿下呢! 難道是二皇子殿下陷害了清平殿下嗎?也不太可能啊!清平殿下是公主,又不是什麼可以繼承皇位的王子,陷害她能有什麼好處,反而會因為這件事將他們兩人都拖進不倫的深淵之中,使得炎帝陛下發怒,根本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千文站在一旁想了好些時辰,可她什麼也沒想到,真搞不明白這些個皇室子弟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不用浪費心力啦!聽天由命吧!現在已經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吧。。。。。。不過呢!。。。。。。。。」清平雖然閉上眼睛很久,但他彷彿知道身邊的千文的苦惱,像是安慰一般的說道。 「不過!!???」聽到了主子的轉折句,千文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提了起來。 清平睜開了眼睛,若有所思的看著某一個方向,深深了呼吸了一口由香爐所散發出來的淡淡甜香後慢慢的說道:「沒想到律會這麼做。。。。。。我還真是小看他了。。。。。。沒想到。。。」 本以為宮廷裡的一切事都惹不到自己的身上,沒想到一時的大意,竟然落入了律這傢伙的圈套,當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呢!!!!!!在宮廷裡生活了這麼久,他還從來沒有犯過這樣嚴重的錯誤,雖然明知道律這傢伙不好惹,但還是少了對他的防備,落得今天這樣的下場,看來父皇的決定就要下了。。。。。。。。。。。本來父親就有意思讓自己在成年後離開宮廷,律這一鬧,自己離宮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輕輕端起千文遞上來的香茶,清平淡然的微笑著,其實離宮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只不過要以什麼樣的方式離宮呢!做為這個繁盛王朝的公主殿下,他應該不可能以正常的方式離開宮廷的,這誰都知道,律這一鬧,他離宮的日子就更快了。 他現在所擔心的是這個,關心律那傢伙的心思,他根本不想去多瞭解,不管他要做什麼或準備要做什麼,那都與自己無關了,只要離開了宮廷,管他要幹什麼呢! 但是律不應該拉他下水的,明知道自己不想管宮廷裡的這些閒事,竟然還拉不想淌混水的自己進來,難道他真不怕自己反咬他一口嗎?還是他太自信了,認為沒人可以斗的贏他呢! 只要不妨礙自己已經決定的人生,不管律要幹什麼,自己都不想持反對的意見,這件事先看看再說,如果真的影響到了自己,那時候再想辦法解決,目前要看父親的意思,看他是如何解決這件事情的。 「律。。。。。。。。。。拉我下水可以算是你最錯誤的決定。。。。。。。。。。」清平安靜而從容的精緻臉龐上出現了凶狠般的笑意,這是他身邊的千文從來沒有見過的。 千文從來沒有見過自家安然、平靜的主子的臉上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表情,像個就要上戰場殺敵的男人一般,凶狠而殘酷的表情,其實應該說更像炎帝陛下一般。 雖說自家主子身體發育是慢了點,胸是平了點,都十四歲了,也沒見她來過月事,平日裡又不像其他公主那般喜歡打扮自己,就喜歡一些騎馬射劍一類的男人的活動,要不是規定後宮裡不能有成年的男性,估計清平殿下早就請來了兩三位武術老師,學習武術了呢!清主主子又沒有身為嬪妃的娘親在身邊照顧,傳說他的母親早些年就去世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一段時間自己還非常擔心這樣的主子是否可以在二、三年後嫁為人婦呢! 可從去年開始,清平主子就顯露出一點女孩般的細心品質了,不再繼續玩那些皇子們才會玩的運動了,安靜的待在屋子裡整日裡讀那些兵謀之書,雖然不像其他公主那樣繡繡花、彈彈琴什麼的,但即使是這樣,千文也感到非常欣慰了!最起碼她們主子總算是有點女性的安靜儀態了。 雖然並不知道主子是自覺這樣做,還是懶得再去玩那些玩膩了的東西,反正千文感到非常的開心,也就再沒擔心過了。 平時永遠都是懶洋洋沒什麼勁的清平殿下,今日的表現真的是非同一般,像個男人般冷靜沉穩的面對這令人震驚的事情,並且還對律殿下所做的事情不予追究,像個男人一般顯露出凶狠的表情,千文直到今天才發現她們家主子是如何的與眾不同,真的是與各宮的公主們有很大的不同。 「下去吧。。。。。。我要睡了。。。。。。。」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清平殿下秀麗的面容上堆滿了笑容,他像平時一樣微笑的對自己的帖身宮女這樣說道。 「是。。。。。。。。。。。」千文雖然意外,但也不敢發表什麼評論,安靜的退了下去。 「真是的,我怎麼可以這麼不小心呢。。。。。。。。。。。。。」躺在自己的寢床上,清平換下了自己美麗優雅的女性笑容,換上了一副冷酷到了極點的冰冷表情,就像所有人記憶中年輕時的炎帝陛下一般,冷酷而優雅到極致,讓人不寒而慄的表情! 翌日,還沒待千文從昨日的震驚中緩過勁來,另一個驚人的消失又從天而降了。 手握著剛剛接到的聖旨,年僅十五歲的清平公主發出了冷酷無比的笑聲,輕輕的,聲音並不大,但卻讓站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切的千文驚的臉色蒼白,她從沒見過這樣的公主殿下,一臉原本紅潤的俏臉已經給清平殿下這樣的舉動給嚇的慘白了。 「嫁人!很好!這真是一個好方法啊!!呵呵呵呵。。。。。。。。我想大遼一定是個好地方。。。。。。。。。。。」喃喃自語般的說出了自己今後將居住的國土,清平好似是真的開心一樣。 「殿下!!!!!!!!」已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淚的千文終究還是趴跪在地,痛苦的哭泣著。 她們家主子竟然接到要去遼國和親的聖旨,這是萬萬不可的啊!遼國是什麼地方,那可是一個荒蠻的國家,只有牛羊可稱為財富的草原,聽說他們那裡到現在還有共妻的制度,天啦!清平主子竟然要去那裡和親,炎帝陛下怎麼可以這麼絕情,將清平主子送往那個絕望之地啊!!!! 「不要哭!千文。。。。。。。這很好啊!最起碼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宮了。。。。。。」本以為父親會有更好的法子,沒想到是和親,看來這回父親大人是真的下了決心了,清平默默的凝視著手中鮮黃色的錦緞,將趴在地上的千文小心的扶了起來。 「殿下。。。。。。。」哭的像個小花臉貓似的千文站在面無表情的清平面前,還真看不出來她比清平要大上好幾歲,十足一個小孩子樣兒。 「沒關係!你如果不願意跟我一起去的話,就留在這宮裡吧。。。。。。。。。」看的出千文對遼國的恐懼,清平理解的詢問道。 「不!殿下!千文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千文一聽主子竟然要丟下自己,真心發起了毒誓,是這個年幼的主子給了自己這樣的人生,在嬪妃們的毒打之下救了自己的性命。 《清平樂》06 按照大汗的命令,遼國不遠萬里派來了迎親的使臣,他們一聽說炎國的皇帝竟然要將自己的親生女兒嫁入自己的國家。全都激動不已,便馬上派來了使者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炎朝! 遼國使臣千里迢迢的來到炎朝,他們的世子索羅殿下將娶到這個泱泱大國的一位公主為妻,以鞏固自己的國運。 雖然本來只是想娶個名義上的公主就好,但沒想到炎國的國主竟然將自己的親生女兒,倍受寵愛的四皇女清平公主下嫁與他們的世子,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聽說炎國的皇帝非常寵愛這位清平公主,從嫁妝的多少程度上就可以看的出來了,遼國的迎親隊伍中不乏有些見多識廣的官員,但當他們看到塞滿了整條去往皇宮通路上用八匹拉的巨大的許多車廂時,全都無語了。每個車廂裡都塞滿了他們見都沒見過的金銀珠寶,就連那些精美包裝的箱子也都是價值不菲的。 一位公主的出嫁,竟然可以擁有如此豐富的嫁妝,完全可供遼國的皇室成員幾年的吃穿用度了! 使臣們無比感激的盼望著這位將為遼國帶來巨大財富與穩定國運的公主趕快出以前往大遼。宮廷裡面也正緊張的籌備著公主殿下出嫁的準備,一位公主的出嫁是非常複雜的程序,有些可能要準備上幾年之久,才可能將出行的物件全部準備齊全,而炎帝只給了後宮女官二個月的時間,可想而知,現在後宮裡已經亂成一團了。 宮廷裡面的人心裡面都知道為何清平公主的出嫁會這麼匆忙,但誰都不敢說出來,一位涉嫌亂倫的皇女的婚姻問題,當然不是她們這些小宮女可以討論的。 因為清平公主平時不得罪任何後宮嬪妃、兄弟姐妹們,見他這回要出嫁了,而且還要嫁到那麼遠的地方,大家都有些同情這位公主殿下,能幫忙的都幫忙了,好不容易想辦法湊齊了一位公主出嫁必備的行頭,大家全都鬆了一口氣。 而宮廷裡面的忙亂根本沒有影響到這位悠閒自得的公主殿下,整天都躺在那張太師椅上歪著頭讀著千文看不懂的書籍,就算千文再怎麼說,他也懶得起來一下關心自己的婚姻問題。 等什麼都準備好了的時候,他才懶洋洋的抄了一眼放在他面前的巨大的衣廂們,微微點了點頭,便叫來宮女將它們裝上了車,至於裡面到底裝了多少衣物手飾之類的東西,清平他是一點也不想知道! 對於主子這種極端消極的態度,千文只能搖頭歎氣的認為是主子不想嫁人導致的消極精神的影響。可回頭一想,她們家主子平日裡的性格,還真不像深閏裡哀怨的公主樣,一想到清平主子梨花帶雨悲傷、哀歎的模樣,千文就雞皮疙瘩滿地!簡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家主子會做出的事情! 這段時間內,律皇子殿下一直被關在自己的寢宮中不准出門,有好幾次他差點跑了出來,炎帝陛下只好下令御林軍嚴加看守,這才斷了律殿下想跑的念頭。 「殿下!!!!!!!!!」侍從武官恭敬的對坐在欄台邊看著明月發著呆的二皇子。 「明天是吧。。。。。。。。。。」看著頭頂上的一輪明月,二皇子殿下英氣逼人的臉上泛著淡淡的冷笑,與平時裡總是帶著傻笑的溫和可親的二皇子完全不一樣,好似變了個人一般。 「清平!!!原諒我。。。。。。。。。。。。這是保護你最好的辦法。。。。。。。。。。」二皇子殿下小聲的喃喃自語著。雖然明明告訴自己一定要這麼做,但內心中某個角落卻又感到一些空蕩蕩。 不知道是否可以真正幫忙那個沉默聰明的人兒,但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請一定要理解他,以清平如此聰慧的頭腦,一定可以理解自己這麼做的舉動的。在這麼多兄弟姐妹當中,他最在乎的就是那位聰明美麗,而又個性沉默的四妹了,總是微笑不語的她,其實是自己見過的最聰慧的人兒。 這個複雜的宮廷並不適合她,只有遠遠的離開,才能在即將發生的政治陰謀中保全自己,這也是他為什麼惹怒父親的真正用意所在。 「放心吧,總有一天,我會去迎接你的。。。。。。。。。我的妹妹。。。。。。」帶著深刻的愛意,律皇子小心翼翼的捧著清平的手帕放到唇邊,以虔誠的方式小心的親吻著它,幻想著它曾散發出來的陣陣幽香。 宮廷裡面有那麼多的皇子、皇女,儘管小的時候自己非常的優秀,但總也無法滿足母后殿下的虛榮心,總是認為他做的不夠好、不夠完美,像著了魔一樣教育自己。而他知道,母親之所以如此對待自己,無非是為了吸引父皇的注意,從而想讓皇嫡子的自己有可能登上那至高的寶座。 可他畢竟只是個小孩,雖然瞭解,但卻無法原諒母親的做為,加上身為皇嫡子的身份,別宮裡的皇子、皇女們根本不敢接近他,遠遠的看見他走過來的時候就開始行禮。更別提有什麼親近一點的兄弟姐妹了。 還記得那天,被母后狠狠訓了頓的自己,孤獨的躲在御花園的某個小角落裡不讓宮女們找到他,正當他悲傷的幾乎快要哭出來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著樸素白衣的小女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看見自己眼中的淚後微笑著遞給自己一塊純白色的手帕,對著自己笑的天真的她看起來是那麼的無邪與美麗,很難想像,她竟然比自己要小上好幾歲。 那一次,他因為哭泣的原因而結識了自己的四皇妹,只因為這麼一個小小的插曲,他再也無法忘記那個美麗得不像真人的小小女孩,喜歡她的天真,喜歡她的微笑。。。。。。。。。喜歡她的一切的一切的一切。。。。。。。。。。 清平的出現幾乎可以說是拯救了面臨崩潰的他,也讓他有了動力成長為一名優秀內斂的皇子。  時光不會因為他渴求的心而改變規律,他們畢竟還是會長大,不久之後,他就聽從母后的命令,離開了居住著眾多公主的後宮,來到皇子們居住的宮殿,那以後,他與清平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清平漸漸長大,變得越來越安靜,也不怎麼笑了,他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原本那個像仙子一般的小女孩不見了,他見到的是一位安靜而優秀的公主殿下。 儘管如此,他還是忘不了那美麗的微笑,他知道,清平只不過是這了保護她自己,才變得那麼安靜的,要在這個混雜的宮廷裡生活下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聽說清平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至於有多危險,宮裡面知情的人從來不肯透露這一點,他知道清平一直想得知有關於她母親的事情,不管自己多麼努力的打聽,事依然無法得知清平母親的任何一點消息。 現在將清平送走是最正確的決定,擁有父皇寵愛以及自己母后憎恨的她,是不可能在即將到達的政治鬥爭中保全自己的,只有讓她遠遠的離開這個宮廷,才能安然的保護她,自己做的一點錯也沒有,那怕這會讓母后更加的憎恨清平,只要知道她安好,就比什麼都重要。 沐浴著銀白色的月光,年輕的律皇子遙望著不遠處清平的寢宮,幻想著清平現在可能出現的表情,帶著溫柔的笑意,律皇子殿下的眼神裡充滿的溫暖的情意。 本來獨坐在窗台邊的清平突然感到一陣寒意,於是輕輕的將窗戶關上,有些頭痛的看著正在自己身後準備著行禮的千文,真不知道這個小妮子還要準備多久,明天不是就要出發了嗎,看她忙的團團轉的樣子,清平突然想那某些個頭嬌小的動物起來。 「主子。。。。。。。。。」敏感的意識到清平主子似乎是在嘲笑自己收拾東西的身影,千文有些氣惱的看著從頭到尾都不動手的清平殿下。 趕忙移開視線不再注意這個忙亂的小宮女,將自己手中的『戰國策』扔進書箱裡,準備明天一早也帶上這本書。 「殿下!書已經夠多的了。。。。。。。。。。」正收拾著東西的千文有些氣惱的說道,她覺得主子的書也真是太多了,真不知道她是怎麼看的完的。 「啊!!!!!!!!!明天啊。。。。。。。。。。」看著放在床上沉重的大紅色禮服,清平有些煩惱的自言自語著,真不知道這衣服有多少斤,看看那個鳳觀,哇!!!!還真沉!!!明天要穿這個嗎?會死人的。。。。。。。。。。。。。。 雖然不情願,但一大清早,清平就被自己的宮女們挖了起來,不顧他本人的意願,硬是給他套上了這件沉重的禮服,拖著四、五米長的裙擺,清平必須有人挽扶的情況下才得以邁開步子,小心翼翼的走路。 一邊串的禮儀幾乎讓沒有怎麼睡好的清平昏了過去,因為蓋著大紅色的頭巾,使得他無法看清面前每一個親人的表情,即使是父皇擔憂的表情,他也無法看清,不過在這群送親的人群當中,他並沒有發現那個罪魁禍首的身影,應該是被關起來了吧!反正事以至此,再怪什麼人也沒用了。 「清平!去了大遼。。。你要。。。。。。。。。。。。。」站在玉階上的炎帝陛下有些喊叫說道。 清平仔細的聽著炎帝未完的話。 「大遼是你外祖母的故鄉。。。。。。。。去了那裡。。。。。。。。。。。你要。。。。。。。。。。」 我外祖母的故鄉。。。。。。。。。。是真的嗎?本想這麼問出口,但清平意識到炎帝並沒有必要欺騙自己,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炎帝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而是放開了清平的手,讓送行的人員帶他離開了自己的視線。 看著身著一身紅衣喜服的清平,炎帝沒由來的一陣感傷起來,還是要送他回去那個地方,這孩子與他的母親都是屬於那裡的啊! 感歎的上了轎子,清平至始至終都沒有掀開自己的頭巾回望過一眼這個生活在十多年的偉大宮殿,以一種遊子的心態離開了這個生他養他的美麗國度。 雖然其中痛苦多於快樂,可是畢竟生活了十五年,依依不捨的心情還是有的,對於未來的迷茫感也漸漸增加,年少的清平踏出宮門的第一步,未來對於他而言,不管是幸福還是不幸的,在這一刻都顯得不在那麼重要了! 《清平樂》07 去往大遼的路途是遙遠的,因為拖著豐厚的嫁妝,所以車隊行進的很慢,加上又有許多隨行的宮女太監們,迎親的遼國使者們根本走不快,原本可能二個月走到的路程,估計他們現在一定需要走上四、五個月之久了。 要讓一位身份尊貴的皇室公主風餐露宿差不多半年之久,實在是有些難辦,遼國的使臣保克拉一開始還非常擔心清平殿下嬌貴的身軀是否可以承受這長途顛簸之苦。見慣了大世面的這位遼國臣子一想到這裡,就不覺擔心起來。 有著草原漢子所特有的粗壯身軀與嗓門的保克拉使臣一直小心翼翼的注意著走在隊伍最中間的清平公主殿下的馬車,自從出了炎國的國境以來,一直無法得到用心照顧的清平公主殿下幾乎沒有走出過華麗的馬車,有什麼需要都是通過她那位身材嬌小、面容可愛的宮女來傳達的。 近侍的宮女們根本無法接近這位不怎麼說話的主子,保克拉在炎國都城的時候就聽說這位清平公主殿下是一位非常安靜的少女,今年才只有十四歲,還只是一個小孩子的年紀就要離開自己的國家,嫁入一個陌生國土,一想到身後馬車裡坐著的女孩只有自己孫女般大小,保克拉就沒由來的一陣同情。 「公主殿下。。。。。。。。。看到草原了。。。。。。。。」看著城門上飄著的不屬於炎國的國旗,千文有些驚訝的看著近在眼前的綠色海洋。 放下本來看的有些煩悶的史書,年少的清平也帶著好奇的心態向窗戶邊張望過去,剎那間,映入自己眼簾的竟是一片綠的驚人的海洋,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後宮裡的他最多也只見過御花園裡已經算很大的人工池而已,那裡見過像這樣一望無跡像海洋一般的綠色景象!從沒見過這樣美麗的景色,書本裡所形容過的,根本不可能跟眼前的情形進行比較,實在是太美了! 感慨萬千的清平殿下頓時來的興致,興奮的心情不言而欲,匆忙從車廂內竄了出來,想親眼證實自己所看見的一切。 「停!!!!!!!!」注意到行走在中間的公主殿下的馬車停了下來,保克拉有些驚訝的啊停了所有的人。 「公主殿下。。。。。。。。。。」看著站在馬車邊露出興奮神色的漂亮少女,保克拉幾乎驚訝的注視著他精緻動人的美麗臉龐。這就是炎國的四公主嗎?長的還真不是一般的美麗。。。。但是這張臉。。。。。。。。。。。。。。。。是。。。。。。。。。。。 身著一身簡直素衣,方便行動的清平在一出炎國的城門後就脫了沉重的禮服,換上了自己帶來的簡單的衣物,不顧千文近乎哀怨的神色,將大紅的喜服丟到了最遠的角落裡不聞不問。 「這裡是。。。。。。。。。。」好奇的看向走到自己身邊有著強壯身體,但面容和善的保克拉大人,清平一臉開心的問道。 「這裡是薩加爾草原,是屬於遼國邊境中最為肥沃的土地了。。。。。。。。。。。。」看了一眼陽光下泛著美麗光芒的大草原,保克拉無比自豪的說明道。 「這就是遼國嗎?。。。。。。。。。。。。。。。」感慨的重複著,清平自生下來後第一次感受到了自然帶給他的震憾,這種景致是宮廷裡那些花花草草所不能比擬的,這是一種純真自然的美麗。 對於首次接觸到遼國事物的清平而言,這一切都是新鮮的,書本所說的跟親眼見到的完全不一樣,正如那句名言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現在他終於明白這個道理了,原本以為皇宮中那華麗巍峨的宮殿就是自己的一切了,沒想到這天地間竟然會有如此自由而舒服的風吹過他的心。 「千文。。。。。。。。。。。。。這才是真正的天地啊。。。。。。」向身後恭敬站著的千文說著沒人可以理解的話,清平年青而漂亮的臉龐上顯露出自然而可愛的笑容。 保克拉震驚這位太過年幼,但非常美麗的公主殿下,為她趕忙喜歡遼國的草原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接下來的路途雖然依然艱辛,但清平卻開始變的愛笑而開朗了,不在整天待在馬車裡,而是微笑著騎上了保克拉大人專門為他而準備的小馬,跟隨在後的千文雖然百般不情願,但還是非常努力的學習騎上馬,困難的跟隨在殿下的身後。 保克拉非常驚奇這位身材嬌小可人的清平公主竟然會騎馬,並且還騎的非常好,他原以為炎國的女子都是不會騎馬,只懂得繡繡花什麼的,只有生在草原長在草原的牧民家的姑娘才會騎馬射箭的。沒想到這位漂亮的小公主又一次給了他驚喜。 萬般好奇的保克拉在向炎國隨行的宮人們打聽之後才知道,自從二年前起,這位看似柔弱不甚的小公主就是炎國皇帝眾多子女當中騎術以及射箭最好的了,並且這位清平殿下的文學才能也是顯而易見的,她十二歲就與太子傅對詩,並且還贏了,很難相信炎國會將這樣的文武全才的小公主下嫁給他們的世子。 越是寵愛的女兒不是越不希望她嫁的遠嗎?自己就是將寵愛的小女兒嫁給了親近的臣子,聽說炎國的皇帝非常喜歡這位務方面都非常優秀的清平殿下,保克拉完全想不通炎國的皇帝為什麼這麼做的理由。 清平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一直小心翼翼照顧自己的這個遼國臣子心裡面在想些什麼,他只是興奮的感受著身邊新奇的一切事物,完全拋棄了身為公主必須遵守的禮儀與教條,像只被放出牢籠的小鳥一般快樂自由。 等到接近遼國大都的時候,清平完全沒意識到他們走了四個多月的路程,在路上玩的不亦樂乎的他彷彿忘記了來到遼國的原因,完全沒考慮到要逃跑或是其他什麼! 對於以後可能發生的可怕的事情他是一點也不在乎,反正就算被發現是男的,自己的未來夫婿也不敢對他怎麼樣,畢竟頂著炎國四公主名號的自己,遼國的人再怎麼大膽也不敢對自己怎麼樣,有持無恐的自己,根本不需要害怕什麼新婚之夜的來臨,畢竟這場婚姻,政治利益大於兩個當事人的權利吧!!!! 至於自己夫婿長的是圓的還是扁的,他根本沒興趣,反正那傢伙也不可能在自己未來的生活中佔有多重要的地位,一切順其自然吧! 《清平樂》08 通往大遼都城康寧的道路上擠滿了牧民打扮的人們,男女老幼無不帶著興奮而崇敬的心情想親眼一睹大炎國美麗公主的容貌。 早在進入遼國首都康寧之前,清平就在千文近乎恐怖的眼神中鑽回了車廂,換回那沉重的大紅禮服,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作為一國的公主殿下,實在不應該在這些平民面前展露自己的容貌。 雖然一路上千文對於自家主子失了身份的舉指沒有說什麼,但並不表示她是認同的,面對像山一樣多的遼國平民,清平殿下是一定要保持公主高貴而神秘的本份,絕不可以在這些平民面前展露自己的容顏。 因為圍觀的民眾太多,所以到達遼國皇宮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了,從一大早開始行進,竟然走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可想而知,遼國人民有多熱情了。 好不容易到達了遼國的皇宮,清平連欣賞一眼這個異國宮殿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一群打扮整潔的遼國宮女安排進了遼國皇室新娘必須待滿三天的神廟裡。 因為要娶的是炎國的公主,身份尊貴非常,神廟在迎接這位公主到來之前就做了大範圍的修整,力求讓這位即將嫁入本國皇室的炎國公主感受到無比的安穩與舒服。 面對精心裝飾的臥房,清平完全看不出這是一間廟宇的建築,看來遼國的人真的花了不少的心思,但自從進宮之後,宮裡面有些身份高級一點可以見到自己容顏的女官看著自己的眼神就非常的奇怪,好似見著鬼了一樣。 「我長的很難看嗎????」對著陪嫁送過來的巨大銅鏡,清平第一次對自己的容貌產生了懷疑。 「殿下就像初春的陽光一樣美麗動人,怎麼可能難看呢!!!!」千文對自己主子這種奇怪的問題感到非常困惑。 「是嗎???」雖然明知道自己應該長的還不錯,但為什麼這個大遼皇宮裡的人看見了自己都像看見了什麼怪物似的呢! 「公主殿下!!您明天就要去祈禱淨身了,要出嫁了。。。。拜託您也好好配合一下吧。。」面對還穿著素白衣物,眼神迷茫的主人,千文真的有一種非常無力的感覺。她們家主子什麼時候才能有新嫁娘的自覺呢!!連自己未來夫君的樣貌、年齡都不想打聽一下,一點也不像馬上就要嫁人的樣子。 明天就要結婚了啊!!!感覺上好奇妙啊!雖然是被當成一位女孩教養長大的,但他還從來沒有幻想過自己嫁人的樣子呢!一想他自己穿著大紅的禮服坐在床邊等待著自己的夫君進入洞房時的樣子,他就有一種想笑的衝動。 第三日,按照遼國皇室的規定,清平隨著宮廷祭司們一起進入了神廟的正殿,為能夠順利產生下一任重要的繼承人而進行著祈禱,雖然一直忍不住告訴自己不可以笑出聲來,但清平最終還是沒能忍住。生下繼承人?只要娶了他的人,估計不找別的女人的話,很難有下一代的吧!!! 千文不解的看著拚命忍住笑容,努力表現出嚴肅一面但沒有成功的主子,對於主子近來怪異的舉動再次搖頭表示歎息。 接下來就是淨身沐浴了,在清平公主一再強烈的要求下,使女不得不退下,讓清平殿下一個人自由的在寬大的浴池裡游來游去。 雖然這寬大的浴池在炎國來說不算什麼,但在遼國這水源稀少的地方來說,全國上下可能只有皇宮裡才能有這麼奢侈的場所了,也只有在重大活動與慶典的時候這裡才會開放。 沐浴過後,換上了沉重的大禮服,清平在眾人的攙扶下才能來到遼國皇宮的大殿,準備舉行隆重的婚禮儀式。 雖然已預先複習了很多次遼國婚禮的習俗,但真到了這一天,情況卻又完全不一樣了,許多事物都是清平見都沒見過的,例如新娘子要割下最先獻上來的羊的一隻腿交給自己的婆婆,也就是這個遼國的國王的正妻,以表示自己想要成為這草原大國皇室成員的決心,雖然是在使女們的幫助下才得以完全這項任務的,清平依然感到非常不習慣。 再說婚禮上只有他這麼一個新娘子,別說是新郎了,就連一個男人的影子也看不到,經過使女的解釋後他才知道,遼國皇室婚姻的風俗是新娘在內宮向婆婆行禮,被認定成為內宮的一份子,而新郎則在外宮向他的父親大人行禮,並接受百官的祝福。 也就是說,新娘與新郎即使在婚禮上也不得相見,他們第一次相見的地方竟然是新婚的洞房。 並且遼國國王的正妻早在幾年前就去世了,而接受自己跪拜的只不過是前皇后的親妹妹,而現在主管遼國皇室後宮的側妃而已。 清平感覺到自己受了非常大的污辱,有些不快的匆匆行完了禮,從這位側妃娘娘的手中接過了象徵後宮中最高地位的命牌,在沒有見到自己夫君的情況下,成為了遼國皇室的世子妃。在不久的將來,他也將成為遼國後宮之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人。 與清平生長的炎國皇室不同,清平的兄長們都在成親之後離開了後宮,搬去了離後宮有些遠的偏殿,或者乾脆離開宮殿回到自己的封地去了,而遼國好像不一樣,自己即使嫁入了遼國的皇室,他的新房依然被安置在後宮的正殿旁!這點讓清平很意外! 被使女們恭敬的送入新房,清平雖然事前吃了點東西,但一連串的活動已經消耗了他太多的體力,望著擺放著的精緻糕點,清平食指大動,不顧千文的阻止,很快的將桌上的東西消滅一空。 等了好久,也不見有人進來,千文見時間不早了,只得聽從使女們的話離開了新房,而到最後只剩下清平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床邊,清平感覺自己像是個傻子一樣。 一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愚蠢的坐在床邊等待著一個不認識的男人進來脫自己好不容易穿上身的衣服,清平身為男性的尊嚴就受不了,有些惱火的摘掉自己的頭頂上的鳳冠,將外衣除下,反正都是要脫,還不如他自己脫來的快。 估計那個未來相公是喝的正高興呢!到現在也沒個人影。 「殿下!!!!!!!!!您怎麼坐在這裡,公主殿下正在等著您呢。。。。。。。。。。」一個黑呼呼的人影從清平的視線前閃過,對著他無法看清楚的外面的角落裡小聲的說道。聽語氣應該是個年輕的男人沒錯。 清平好奇的張望過去,就看見一個小小的身影蜷縮在門邊,不發一語的讓那個黑呼呼的人影說教。 不會就是自己的夫君吧!怎麼躲在那種地方,清平越想越奇怪,正當他想要將房門打開的時候,那個小小的人影便被人猛的推了進來。 驚訝的看著身著一身大紅喜服,長相有些清秀的男孩正尷尬的看著自己,清平好似被人從腦後用木棍狠狠的一擊,眼前的景象告訴他這個才8、9歲的孩子就是自己的結婚對象,但理智卻告訴他怎麼也不能相信面前所發生的一切。 這傢伙。。。。。。。。。。。。這傢伙。。。。。。。。。。絕對要比自己要小個五、六歲的樣子,怎麼做自己的夫君。。。。。。。。。。。。。。。 「娘子。。。。。。。。。。你好。。。。。。。。。。。。。。」小男孩有些不安的抓著自己的衣角,說著明顯是別的人事先教過他的話。 「。。。。。。。。。。。。。」清平無語。 「好我們安歇吧!!!」小世子漲紅了臉慢吞吞的說道。 「。。。。。。。。。。。」清平不敢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