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近會更新,
請等待。
  • 2237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懷孕》 by 指令

第一章   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司徒俊還是又上了一次醫院,這次他換了一家著名的醫院,名字就是{新世紀婦幼保健醫院},結果可想而知,醫院的一張證明就打破了正在想方設法怎樣危死醫生的司徒的美夢,他,司徒俊,一個宇宙超級無敵的大帥哥懷孕了,這個消息讓司徒完全洩氣了,司徒像個鬼魂一樣,一整天的在家裡飄蕩,也不去上班了,這讓他的眾多的女友像麻雀一樣湧進他家,為他做飯洗衣,可是這群女人也不知道,她們心目中的標準美男子了,司徒他懷孕了。要是她們知道了,不知道會作何反應呢,司徒一邊想著無關緊要的問題一邊吃著他前女友,關心媚做的愛心晚飯。                                                  「阿俊,你於嘛老是啃話梅啊,那是買給我懷孕的姐姐吃的,你把光了怎麼辦啊?」關心湄從司徒的心中強過話梅,裝進皮包裡。                                                                「你管我,還我,我還要吃」司徒整張臉都打皺了,不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前女友,現在的好朋友關心湄。〖自〗                                                                          「吃,吃,吃,再吃你就成豬了,你說說看,你這個月到底做了什麼,班也不去上,整天坐在家裡吃,你當有人養你啊!」關心湄一聽司徒還要吃氣不打一處來,跳起來就罵。                                            司徒一下子就洩氣了,不語的坐在沙發上,低頭看著自己沒有突出來的肚子,想著再過一,二個月就會突出來的樣,不禁害怕的發抖起來,他完全無法想像自己大肚子的模樣,心裡不禁開始咒罵上帝起來。                                                                       雖然他不信上帝,是個無神論者,但人在這種時候總會無意示的想起上帝來,然後罵兩句來平衡一下心中的不滿意,所以上帝還是這個時候最有用處啊,心裡邊想著上帝的問題,一邊目送關心湄一扭一擺的走出門去,心想著,她小心別摔倒就好。                                                     不,現在不是擔心別人走路姿勢的問題,最重要的是現在自己懷孕了,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自己又不能和家人說,這話家人誰也不會想像相信的,會把自己說的當4月1日的笑話來聽的,再說這麼丟臉的事他也說不出口啊,怎麼辦啊,再說他怎麼懷孕的都不清楚,想找人負責都沒人可找了,啊,上帝啊,我是怎麼懷孕的啊,你告訴我啊!                                                   「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發瘋的,不行,我要知道我是怎麼懷的孕,不然我就完了,等肚子大起來的時候就完了」司徒邊想邊在紙上寫下來三個月前自己的交友狀況。                                                半個小時後,司徒摔了筆,大叫著「沒有,完全沒有啊,我不記得和男人上過床啊」天啊,根本沒有記憶了,完了啊!我怎麼是好啊!                                                              「和莉莉是週三,和莎莎是週五,的維多麗亞是週日,再來是山田和子,然後是貝拉,再來是樸貞愛,嗯,再來是------」啊,沒有和男人上床的記錄啊,那我是怎麼懷孕的,一定要是男人才行啊,不然我也不會懷孕啊,再想想再想想,嗯------                                                作者語:他是想不到的,因為那次他喝多了,哈哈哈(q q) 第二章   首先,我們英俊而又傷心的男主角司徒俊正在做晚飯,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司徒俊大帥哥丟下鏟子,飛奔致電話機旁小心翼翼的拿起電話聽筒喊了聲「喂!」                                                                                          他為什麼會這麼緊張呢?當然是因為他怕公司打電話給他哪,他,司徒俊已經一個多月沒去上班了,在這種經濟不緊氣的時候無故不去上班是很可能被抄掉的,何況他這種二流大學剛畢業,沒什麼後台的小人物呢,他當然怕怕啦。〖自〗                                                                                                   「啊,阿俊啊,是我,阿剛啦,」大司徒俊二兩歲的大學學長趙容剛打來了電話,司徒俊有些詫異,雖然自己的這份工作是學長介紹進去的,但這們大嗓門的學長的自己的交情還沒有好到天天往自己家打電話的地步,雖然這樣司徒俊還是很禮貌的回話,畢竟學長有恩於自己,再說自己好久沒去上班相信也給這們熱心的學長帶來不少麻煩吧!心裡邊想著邊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小心謹慎的回話。                                                                                                           兩人閒聊幾句,都是學長關心自己身體的話,司徒俊也放心不少,看來公司老闆那裡學長已經幫自己請過假了,實在是太感謝學長,司徒俊發自內心的感謝自己的學長,知道自己又交了個不錯的好朋友了,也不是自己不想去公司,只是一想到自己肚子裡的孩子,出門買菜都不想去的自己怎麼可能去公司請假呢。                                                                                                       「啊!太謝謝您了,啊,我的身體沒什麼,只是感冒而已啦,因為體質不太好所以才拖到現在也沒完全好,啊,哈哈哈,您太客氣了,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來看我了,我母親在照顧我,啊謝謝了」司徒俊乾笑著。                                                                                                            「呵,是這樣嗎,那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是我上次拖你去陪客戶喝酒那次讓你不高興呢,所以不想來上班的,如果是這樣和話。。。。。。」趙容剛用他的大嗓門說著讓司徒俊刺耳的話。                                                                                                                      啊,司徒俊心裡一陣驚心,回想起幾個月前學長拖自己去陪客戶喝酒的事,自己三懷下肚便什麼也不知道了,算算日子好像就是自己受孕的那幾天,不會吧!司徒俊在心中大聲慘叫著。「那個,學長,你確定那天我幹了什麼嗎,我不太記得了,你能告訴我嗎?」                                                                                      「啊,那天啊,我勸了幾懷酒你就醉了,還吐了呢,我不知道你不會喝酒,還老讓你喝,啊抱歉了」                                                                                                                    「然後呢,然後呢,我還幹了什麼,你知道嗎?」司徒俊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啊,這我就不太瞭解了,啊!你好像跟鄰座的一個男人走了,你吐了他一身都是的,還不停的道歉啊,你們上樓去換衣服了,你說你一定要負責堅持要替他洗衣服,我後來一直沒看見你們下來的樣子,我就走了,你那天沒事吧!」                                                                                                   「什麼,那男人叫什麼,長什麼樣子,多高,那個學校畢業的,他混那裡的,說」司徒俊已經抓狂了,他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個男人找出來,然後,然後,嗚嗚他好可憐唷!                                                                                    「我怎麼知道啊,我又不認識他,我臉都沒看清,你和他待了一整晚你怎麼問我啊!喂!你不會被他揍了吧,想找他抱仇吧!」                                                                                                        「當然,不止抱仇,我還要殺了他呢,你信不信」司徒俊心中一遍茫然,他,司徒俊,一個超級美男子,被,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給上啦,還懷了孩子,啊!他的未來,他的事業,他的家庭,他的,他的。。。。。反正一切都完了,他的人生完了,他不要生啦!不要啊,不要啊!媽,媽媽啊。。。。。。(作者:無語中,這人瘋了)                                                                                             「永遠不要再來電話了。」司徒俊狠狠的摔了電話,馬上就坐在地上無法動彈了,他只是腦袋一遍混亂什麼也想不出來了。                               第三章   我們的悲劇男主角司徒俊先生正在與他逐漸增加的體重做最後的鬥爭,但可想而知的,他不會成功的。    挺著六個月的大肚子,司徒俊那裡也去不了,只能天天到網絡的超市上購物,當然送貨員來的時候司徒總是開著一條門縫,這樣別人就不會注意到自己的肚子了,這樣的過了三個月的時間,但是司徒從不敢上醫院,他害別人的眼光,頭髮已經長到了肩膀他也沒空去理了,他已經不再出家門一步了。 但是導致這一系列情況的就是那個自己都不知道姓誰名誰的陌生混蛋,司徒俊在心中罵了一千遍也不解恨,懷孕以後的辛苦是許多男人都無法想像的,體態變形,什麼也吃不下,每天早上比鬧鐘還準時的孕吐,晚上要不停的起床去廁所,永遠萎靡不振的精神,這都 讓原來以為女人生孩子比吃飯還簡單的司徒俊發瘋,啊!上帝啊,如果時間可以倒轉的話他一定死也不會在那一夜喝酒的。 司徒俊也想過墮胎,但上網查找有關資料,讓司徒俊現在想起來就想吐,天那簡直就是血腥這兩個字都不足夠以形容的,關機後有司徒俊說什麼也不願再想起那些照片了,現在殺了他他也不會想去墮胎的,女人墮胎都已經這們了,何況男人的他,啊!恐怖啊!                                                                                       經過了長時間的思考,司徒俊還是在那們蒙古大夫的電話勸說下去了一所研究院,聽說這間研究院是以研究「女人懷孕與男人陣痛之間直接系和間接系」雖然名字有點怪,可是現在的司徒俊已經見怪不怪了,想想看連男人的自己都可以懷孕,如果說有人告訴他昨天有人看見上帝在裸奔,他也會相信的。                                                                                                          基於以上理由,司俊先生您被確認為「真實性染色體基因代碼突然性細胞體變異過程中的直關性發展變形。。。。。。」                                                                                                            「停,你先停一下」司徒俊實在是受不了眼前這個看上去年輕而又富學識的大夫的話了,只能喊停了,要知道再讓他說下去,他生完孩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懷孕的,還是停一下比較,這樣不會浪費大家的時間。                                                                                                           「簡單的說,就是您有一個不完全的子宮,當然這是您成年後由於某些原因造成的,關於這點我們現在還不是很清楚,當然在生物學上您還是男性,您的子宮發育的還不是很完全,就您現在的身體狀況要把孩子生下來會比較困難,所以我們研究院已經制定了一系列生產計劃表了,請您 和我們合作」接著趙憲可醫生打開了厚厚一本寫著密密麻麻字體的計劃表,也開始了司徒終生難忘的生產計劃了。                                                                                                        懷孕並不簡單,生產就更別提了,當自己被推進產房的時候,司徒俊害怕的連呼吸都快停止了,身邊連一個親人都沒有的司徒俊緊緊握著自己這幾個月來的惡夢醫生趙憲可的手,要知道他懷孕才短短7個多月,但由於子宮受到孩子越來越大的體積的壓迫,而使醫生們作出了提前生產的計劃,不然孩子大人都有生命危險。                                                                                                    「喂,你別這樣緊抓著我啊,我的手都快斷了,要知道醫療費不便宜的」趙憲可在這種時間還知道開玩笑。                                                                                                                  「就是斷了我也不會付醫療費的」司徒俊恨恨的說,不敢相信這時候趙憲可這王八蛋還想著錢,他死也不會付給這個爛人錢的,絕不。                                                                                                       「啊,我怕死了」趙憲可依然一臉笑容,不在意自己的病人對自己的態度如此不友好,當然,做為這次的主刀醫生的趙憲可沒有一點壓力的樣子也激怒了正處在不安中的司徒在帥哥了。                                                                                                                        「記住,我不會失敗的」在司徒俊被麻藥的效力征服前聽到了趙憲可在自己耳說了這麼一句話。                                                                                                                       接著,他什麼也不知道了,司徒俊對於這改變自己一生的手術的記憶只有這些了,但正如那可惡的趙憲可所說他,手術沒有失敗。 第四章   五年後,在一所看上去十分正常的公寓裡傳出一聲像殺豬一樣的慘叫聲,當然這出自我們宇宙世界無敵大帥哥司徒俊的房子。                                                                                                          司徒俊正發出無以倫比的慘叫聲,面對整個慘不忍睹的房間,司徒俊只有歎氣的份,看著正互相打鬧的雙胞胎兒子,司徒俊英俊無比的臉上出現在難看的笑容,他司徒俊一世英名全毀在了這兩個寶貝兒子的陌生老爸身上了。                                                                                                       「司徒旭,司徒日,你們倆個給我住手,別拉我的衣服,阿日你沒聽到嗎?」司徒俊已忍無可忍了,大聲叫著。                                                                                                                「媽媽」「媽媽」倆個長的粉雕玉琢,可愛的想讓人咬上一口一模一樣的兩個小男孩用他們大大的眼睛注視著他們的媽媽,嗲聲嗲氣的叫他們的母親,任何母親聽見這樣的聲音都無條件投降的,可是司徒俊不,這樣的叫法只會讓他更火大的。                                                                                               「不是告訴過你們,不准叫我媽媽嗎?」司徒俊幾乎跳起來吼叫道。                                                                                           倆個小孩可憐惜惜的看著他們的媽媽:「可是,你是我們的媽媽啊!趙醫生是這麼對我們說的啊!」                                                                                                                     「不是叫你們喊我爸爸的嗎?下次再忘記的話小心我揍你們」說不清這件事的司徒俊只能用拳頭威脅自己的孩子照自己的意思做。                                                                                                        兩個小孩低下頭做了個鬼臉,知道自己的老媽說不過他們才會說出這樣的話,還是趙憲可醫生說的對,他們的老媽只是個紙老虎。                                                                                                        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兩個孩子在幹什麼,現在的司徒俊只想著等下次上醫院檢查的時候怎麼去整那個整天不務正業的無聊醫生,整天只會教自己的兩個兒子一些有的沒的。〖自〗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我們的司徒俊大帥哥的心情可一點也不陽光明媚。。。。。 第五章 作為一個剛剛出道的新人歌手而言司徒俊是有點大,但他的經紀公司將保密工作做到了及致了,不可能有人會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有27歲左右,也沒人會知道司徒俊有兩個雙胞胎兒子並且還都是他懷孕生產下來的。 公司對外宣稱他年僅20歲,畢業於美國的名牌大學,天知道他連那大學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從那裡拿到畢業證書,可是他的經紀公司卻有法子讓所以相信他畢業於那所大學天生就有一張讓女性為之傾倒的面容的司徒,自從被公司以無因故罷工的理由免職後,生活一直就沒什麼著落。 有一天,突然有人來找他拍廣告,連孩子的奶粉錢都沒有著落的司徒俊一口便答應了下來沒有想到的是,當時只不過是沒錢應急的工作竟然讓他為之工作了三年了,至令他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從藝人員,雖說沒有那些大牌電影和電視劇導演找他拍片,但也在廣大觀眾眼前混了個臉熟,這對於生活沒什麼指望和司徒俊一家已經是很好的了。 因為自己生了孩子的事,而長久沒有和家人聯繫的司徒俊在出外景的時候,總是將兩個兒子交給趙憲可照顧,至今為止司徒俊的父母親和兩個姐姐從不知道自己家的司徒俊已為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生下了一對雙生兒子。 近期,司徒俊已經沒有什麼重要工作要做就想著把半年沒怎麼見面的兒子們接過來好好照顧一下,不見還好,一見面司徒俊就發現了重要的問題了他的兩個兒子,已經在趙憲可這個行為不良的醫生的教導下成為了一對讓他想起來就頭痛的小惡魔,才一天他的家就完蛋了,長期的話還得了。 也不知道這兩個孩子長的像誰,反正不像他,他有一張純中國血統的英俊的臉,可他的兩個兒子卻有一對淡灰色的眼睛,雪一樣白的皮膚,深刻的輪廓,雖然髮色是黑的,但初次見到這兩個一模一樣的孩子的人總認為他們是混血兒,這個問題問司徒俊沒有任何意義的,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兩個孩子那該死的父親是誰呢! 〖自〗 如果讓他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他一定會第一個撲上去把那個混蛋男人撕碎了的。 累了一整天的司徒俊一回到家,便一頭倒進沙發裡,面對慘不忍睹的房間,司徒俊連起身收拾的力氣都沒有了,看著兩個還玩鬧的起勁的孩子,他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拍了一整天的戲,演對手戲的又是一個老資格的演員,整天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工作瞭解36個小時,鋼鐵一樣的人也受不了了,何況給兩個孩子吵的最近一直沒睡好的司徒俊。 有氣無力的拿起電話機,播通了一個最近常打的電話號碼,就是他們家樓下便利店的電話號碼,讓人送來晚飯,他和兩個孩子都還沒吃了,近一個月來司徒俊天天打這個電話號碼便利店裡所有能吃的,他和兩個孩子差不多都吃膩了,但有什麼法子呢,他要工作養活兩個孩子,所以不能在家照顧他們,又不能總讓那個不良醫生照顧吧,怎麼也說不過去,這下子他總算知道單身母親有多辛苦了。 吃過晚飯,總算讓那兩個小祖宗小床睡覺了,看著孩子安靜的睡臉,司徒俊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寂寞感覺,他差不多有五年沒和別人出去約會過了,自己就算進入了演藝界,也還是一直安守本份,不太和那些美麗的女演員多接觸,只想著多演戲,多拍廣告,這樣賺點錢好撫養孩子,如此的渡過了五年的時間。 這五年來除了醫院和片場外他很少去別的地方,就算這樣,他很多時間也是忙不過來的。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司徒俊輕輕拍著孩子的背,漸漸被睡眠奪去意識。 第六章   在我們的超級大帥哥司徒俊渡過了五年艱難的日子後,又迎來了一個美好的工作日,當然,孩子們去了趙憲可醫生工作的醫院,司徒俊沒空也害怕照顧他的兩個兒子。                                               剛到片場,司徒俊就聽見他的魔鬼經紀人李汀小姐的大呼小叫,司徒俊感到一陣頭痛,要知道他的經紀人李汀小姐可是業界有名的魔鬼經紀人,沒有什麼她不敢幹的,認識她的人都怕她幾分,李汀生氣起來可不是普通的恐怖啊,司徒俊感到全世界的人都在跟他作對。                                            「現在幾點了」美女經紀人怒目相對,認為司徒俊遲到十分鐘是不可饒恕的。                                               看著就要發怒的經紀人,知道自己不對,司徒俊小心翼翼的應對著「那個,我家鍾停了我不知道幾點了,所以。。。。」                                                                    「上次是起晚了,再上次是忘了時間,這次又是鍾停了,你當我是傻子啊!這麼好騙的啊!說,是不是你那兩個寶貝兒子啊」李汀知道司徒俊有兩個五歲大的雙胞胎兒子,當然她以為是司徒俊年輕的時候搞大了某個女人的肚子,那女人生下孩子後就跑了,所以司徒俊年紀輕輕就養育著兩個兒子。                                                                       當然李汀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他知道司徒俊很喜歡兩個兒子,但做為一個藝人什麼事都要小心為上,如果讓媒體記者知道了這件事那還了得啊!                                                         司徒俊低下腦袋,不作聲,他知道美女經紀人又要說教了。                                                        「我說,你不是答應我最近不見他們的嗎?又去照顧他們了,你小心一點啊!別整天那沒腦子,要是讓記者發現你就完了,孩子送走了嗎?」李汀看著低著頭的司徒俊沒說話,心裡也有些不忍。                                                                            「啊,早上送走的」司徒俊老實交待著自己遲到的原因,他早上因為送孩子去醫院,所以遲了。                                                                               「是這樣啊,你今天的工作表,拿好了」將手中的表格交給司徒俊後,李汀為自己剛才生氣所造成的掉妝,一個勁的為自己補妝,然後滿意的離開了。                                                       司徒總算鬆了一口氣,對著李汀的背影吐了吐舌頭,要是讓她知道兩個小鬼是自己懷孕生下來的,她非殺了我不可。                                                                      其實演戲的工作很簡單,除了要再記者面前裝年輕裝酷外,其實工作並不累,他這次就飾演男主角的弟弟,一個剛上大學的年輕人,這個角色他不知道演了多少次了,他接到的工作不是男女主角的弟弟就是刀奪愛的年輕人,好像大家總認為他比較適合這類的角色。                                            當然這類角色也比較好演,他一點也不介意老是演一類的角色,他只要有工作做就很滿意了,也不想在演戲方面尋找突破,他的兩個孩子就夠讓他忙的了,他沒這個精力去為工作多做考慮呢。                                                                             今天的導演是一個很有名氣的藝術導演,在演技方面給了他很多幫助,導演和自己也合作過很多次了,所以今天司徒俊一點壓力也沒有,只想著早點收工,可以去醫院接孩子。                                            「開麥拉」坐在椅子上的導演一聲令下,各部門準備就緒,開始拍攝。今天的戲是司徒俊所飾演的弟弟知道自己愛上了哥哥的未婚妻,在公園裡向女主角告白的一場戲。                                               「我愛你!」司徒俊深情的念出台詞,這些詞他早就背了不下一千遍了。                                                 女主角痛苦的看著自己未婚夫的弟弟,滿臉無奈,導演興奮的看著正演的起勁的兩位演員,滿意極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男人走進了片場,他的腳步很輕,他有著超過190公分的身高,一張外國人般深刻的臉龐。 待續 第七章,我最近玩的忘記文了。   「這位先生您不能進來的」工作人員注意到了這個引人注目的男子,下意識的走過去說道,雖然眼前的男子比在場的演員都還要英俊上好幾倍。                                                       「啊,我找人」男子低沉的聲音響起,回答工作人員的話。                                                             「您找誰?」顯然工作人員不太相信影片拍攝期間會有什麼人來找人。                                                                                      「我找他」男子用手指著正在一邊納涼的司徒俊大帥哥,司徒俊呆呆的看著筆直向自己走來的男子,顯然他的記憶中沒有這一號人物的存在。                                                                                    「這位先生,我們認識嗎?」司徒俊有禮猊的問著眼前的高大男子,他已經夠高的了,沒想到還有人高他一個頭的。〖自〗                                                                                                男子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司徒俊,輕歎一聲,好像很不能理解的樣子「你不認識我,可是我認識你」。                                                                        司徒俊被他說的一愣一愣的,沒聽明白,以為又是一個影迷,但看這個男人的樣子又不像現在滿大街跑的FANS。以司徒俊不太聰明的腦袋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的。                                                                         男人看見司徒俊的傻樣,臉上露出不易被人查覺的微笑,只是看著司徒俊說「什麼時間收工,我請你吃飯」                                                                      看著男子的臉,司徒俊馬上便答應下來了「好啊!」可是話一出口,他又有些後悔的樣子,這個男人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啊,幹嘛答應和他去吃飯啊。                                                                                   那一邊,司徒旭和司徒日兩人的老媽正面臨一個重要的飯局,而這一邊的司徒旭和司徒日正在趙憲可醫生的辦公室門口偷窺。〖自〗                                                           「啊,啊,啊!我不行了,啊,輕一點,啊」一陣女人叫聲從趙憲可醫生的辦公室傳出來。「啊,寶貝,你真美啊」趙憲可醫生稱讚著女人的美麗,當然司徒旭和司徒日兩個小鬼一點也認為門裡那個全身光光的女人有那一點漂亮,房間裡的兩個人下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繁育一下一代的工作,房間外二人5歲的小鬼正在聚精會神的偷看著。                                                      「你過來一點,讓我看,我都看不見了」司徒旭推了推弟弟司徒日想看的更清楚一點,「不要,我也要看」司徒日顯然不想把好位子讓給兄長的樣子。                                                                                 「讓開」司徒旭叫著。「不要」弟弟也當仁不讓的不想讓位,兩個孩子就這樣開始爭了起來,誰也不讓著誰。                                  沒有鎖緊的大門終於在兩個孩子的打鬧間被推開了,房間裡的一對男女看著用滾的進來的孩子,都呆掉了,孩子們也整個愣住了,他們雙方都呆呆的看著彼此,好像過了一千年那麼長久的樣子,女人的尖叫聲終於打破了房間中的寧靜。              「啊!啊!啊!啊!。。。。。」好像沒完沒了似的永歎調似的,一邊尖叫著一邊找衣服穿的樣子,讓其他三個人都感歎不已,這女的聲音還真尖啊!就是這樣,她的衣服也沒有穿錯,不可謂熟練異常哪。                                                                                                               終於,年輕女子落荒而逃後,趙憲可整理好衣服,一臉正經的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二個離成年還早著的孩子,他們不比嬰兒大多少,卻向小惡魔一樣打斷著自己和女朋友的相愛過程,這已經是第五個了,再這樣下去,他就沒的混了,所以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這二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                                                                                                                 而在那一邊,司徒俊正不安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不太清楚這個男子會為自己的未來帶來怎樣的改變。 第八章,我想再挖個坑喲!但這個還沒寫完啊!我正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挖坑啊!   司徒俊看著自己面前的男人一語不發的樣子,很是無聊,正想問話。卻看見男子突然伸出手想和自己握手的樣子。                                                                                                              「啊,你好」基於禮貌,司徒俊也伸出自己的手,和男子相握,在兩隻不同的手相握的一瞬間,司徒俊突然感到一陣不詳的預感,要知道他的預感一向很靈的。司徒俊很努力的從男人寬大的手掌間抽回自己的手,輕輕的揉兩下,真的很痛啊!那男人那麼用勁幹什麼哪。                                                                                   「我是洛伊-迪爾特斯」男人,不,應該說是洛伊介紹著自己,讓司徒俊知道了眼前的男人的名字。                                                                                                                     「啊,我是司徒俊」司徒馬上回答著,這是人的本能反應。                                                                                                「我知道」洛伊輕嚼著口中的食物,看著自己面前不安的男人,有些好笑的看著司徒俊的各種反應。「不用介紹了,我知道你的一切情況,包括你的兩個孩子」洛伊打斷了司徒俊的話。                                                                                                                        「什麼」司徒俊的心中震了一下,知道自己有兩個兒子的人並不多,能夠一下子說出自己保守這麼多年秘密的人一定不簡單,不知道他想幹什麼,司徒俊警備的看著洛伊。                                                                                      看著司徒俊一臉緊張的樣子,洛伊笑著說「不用擔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放心吧,只是,我要見見你的兩個孩子」                                                                                                             「不行」司徒俊斷然拒絕對方,他知道眼前的男人絕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的,他是個很危險的男人,絕不能讓這樣的一個人靠近自己的兩個孩子。絕不。                                                                                            「我必須見到你的孩子,你也一定要答應我,司徒先生」洛伊一反剛才的笑容,一臉嚴肅的看著司徒俊。                                                                                                                   「你有什麼權力,我不會讓你見我的孩子的」司徒俊一點也不退讓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這時候,母親的本能佔了上風,不會有一個母親會讓危險靠近自己的孩子的。                                                                                         洛伊認真的看著司徒俊,問道「你真想知道我有什麼權力嗎?」                                                                                             「如果你真有的話」司徒俊注視著洛伊毫不退讓,可是司徒俊的心中卻不像他的表情那樣沉穩,司徒的心中七上八下的,考慮著眼前的男人不會是孩子的老爸吧,不會的,不會那麼霉的,不會的,司徒俊在心中不停的祈禱上帝。(這時候上帝才派上了用場呢)。                                                                                      「我是孩子們的叔叔」洛伊專心的看著司徒俊會有什麼反應。                                                                                              「啊,是嗎?」司徒俊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孩子的老爸啊,太好了,嗯,不對,叔叔那不就是孩子們父親的兄弟嗎!,啊,天啊,不會吧,死上帝一點用都沒有。                                                                                         看著司徒俊在自己面前做出千面人的表情,洛伊不禁好笑,洛伊以為司徒聽到這個消息後會呆掉的,沒想到會這樣,一會兒笑,一會兒哭,一會發愣。實在太好玩了,真有趣。                                                                                    「怎麼樣,我是不是有這個權力」洛伊打斷司徒俊的千面臉,提醒他快回到現實中來。不要再變來變去了。                                                                                                                  「你想怎麼樣」回到現實中來的司徒俊注視著洛伊的臉,想在其中找尋孩子生父的影子不過可惜他什麼也想不起來,他並沒有孩子父親的一頂點兒的記憶。                                                                                             「我並不想怎麼樣,只是要見見我的侄子們,這也有錯嗎!」洛伊繼續打擊著司徒所不多的自信心。                                                                                                                     司徒冷著一張俊臉,不想再多和這個自稱自己孩子叔叔的男人多打交道,說「即使你是孩子的叔叔,我也不想讓你見我的孩子,你們並沒有見他們的權力」                                                                                             洛伊一聽見司徒俊這麼說,也冷著臉看著司徒俊說「我想,我有這個權力,我要見他們這也是孩子父親的意思,你不能阻止」                                                                                                          「孩子的父親,哼,他有照顧過孩子嗎,他有想過嗎?」司徒一聽洛伊提起孩子的父親氣就不打一處來了,他對於孩子的父親只有恨死了來形容最好。                                                                                               洛伊毫不客氣的說道「我的家庭需要這兩個孩子,我也是我哥哥的意思,你如果不想讓我們見到孩子,你也要小心一點」                                                                                                            「怕你們,我為什麼要怕你們,他們是我的孩子,我不會交給你們的,這個世界也是有法律的,你們又能拿我怎麼樣」司徒俊站起來看著洛伊。                                                                                                  洛伊點上一根香煙,輕鬆的看著司徒俊生氣的臉「法律對我的家庭是沒有用處的,你最好放棄你的這種想法,我們一定會讓那兩個孩子回到他們應該待的地方,而不是你那所小公寓的」                                                                                                                        「你才要小心一點,我不會放棄保護我的孩子的,即使是面對他們的父親」司徒俊怒吼著,不想再洛伊多說了。                                                                                                                洛伊熄滅手中的香煙,不發一語,像蛇一樣緊緊盯著司徒的臉,突然笑了出來「這就是母愛啊!」                                                                                                                      司徒俊氣的臉色發青,不想再待下去聽這種人說什麼了,抽身離開。 第九章,這個,請想轉滴全發信致偶的郵箱,好嗎!我是不是快哪!* *   看著司徒俊離開時怒氣沖沖的背影,洛伊低頭不語,他的手輕輕的將水晶酒杯拿起來,對著已不見蹤影的司徒俊離去的方向做了一個乾杯的動作。                                                                                                 被這一番談話弄的很不愉快的司徒俊用最快的動作趕到自己孩子所在的醫院,司徒俊正用最的速度衝進醫院,一靠近趙憲可的辦公室,司徒俊便一腳踹開了辦公室的大門,兩眼發紅的看著眼前的三個人。                                                                                                                趙憲可被眼前這個像雷神一樣的司徒俊嚇到了,趙憲可實在無法想像司徒俊這樣一個膽心怕死又沒什麼毅力的人會做出這樣石破驚天有事來,平常說話都不算大聲的司徒俊第一次用腳踹開了他辦公室的大門,嚇的門外的秘書小姐還坐在地上發愣呢!                                                                                            兩個小孩也是你看我,我看你,不明白平時很好說話的媽媽什麼時候變這麼暴力來著,全都莫不作聲的看著怒氣衝天的母親。                                                                                                          趙憲可先冷靜下來,準備了張椅子讓司徒俊先坐下再說,「怎麼了」趙憲可用很溫柔的聲音問道。                                                                                                                       即使坐在椅子上也沒法讓現在這個司徒俊冷靜下來,他只說了兩個字「回家」                                                                                       「什麼」趙憲可一時沒明白過來,有些不解的看著司徒俊,司徒俊卻突然站了起來衝向兩個孩子,對他們說「回家,快」                                                                                                            「啊」司徒旭和司徒日看著他們的母親,呆呆的站起來,照他們母親的意思開始收拾他們的玩具。                                                                                                                      看出司徒俊很不對勁的趙憲可走上前去想問出是什麼原因讓他這個樣子的「怎麼了,出了什麼事了」畢竟相處這麼多年了司徒俊有什麼事趙憲可一看就看出來了。                                                                                          「沒什麼」司徒俊睜著眼睛說瞎話,誰都可以看的出來,但是司徒俊不想說,趙憲可也不可以強迫他說,只是看說一臉不安的司徒俊歎了一口氣「有什麼事你不想說也沒有關係,不過,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就來找我,聽見沒有」                                                                                                   「謝謝」司徒俊不知道這時候除了這名話還可以說些什麼了,只能感激的看著趙憲可,笑了笑,他知道不管任何時候趙憲可都是他的朋友,他最信任的朋友。                                                                                            帶著兩個孩子離開趙憲可工作的醫院,司徒俊便駕著車向家的方向開去,實際上他家離趙憲可工作的醫院開車的話只要十分鐘,平常每次送孩子們去的時候不一會兒就到的路程,今天卻讓司徒俊很不耐煩,好像有十個小時那麼久似的,不安的感覺佔滿了司徒人全身,這種不安感,是一種令人厭惡的情緒,好像有什麼人在後面跟蹤他們似的,想到這裡司徒俊的車就開的飛快。〖自〗                                                                                                                    「好了,就在前面,小心點,別讓那個人發現了」司徒俊的車後果然跟著一輛黑色的高級轎車,車上的人小心的跟蹤著司徒俊的車不想讓他發現,幾個身穿黑衣的人小心的議論。                                                                                   「媽媽,怎麼了」司徒旭注意到他母親的不一樣,小心的看著他們的母親問道。                                                                                      「沒什麼」司徒俊安慰兒子,不想讓他自己的不快傳遞給自己的孩子。                                                                                           司徒旭和司徒日停下手中的一切正在玩的東西看著自己的母親,司徒俊也想不到孩子們會這麼的敏感,沒想到自己的不安會讓孩子們的情緒起波動。                                                                                         10 司徒旭和司徒日有些不安的看著他們的母親,而司徒俊只是用眼神安慰自己的兩個孩子,讓他們放心。                                                                      沒事的,沒事的,司徒俊自己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不要害怕,一定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