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近會更新,
請等待。
  • 222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生緣_by_因業

綿綿不絕的雨毫不留情地打在我的頭上、身上...薄薄的白色襯衫早就濕透了,緊緊黏在背上,難受死了!   嘖,好端端地突然下起大雨,真是倒楣!   早上出門時,明明就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沒想到一到下午,竟然就烏雲密佈,下起傾盆大雨!   唉,早知道就帶把傘了。   我回到家時,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慘!   「聖,你回來了!啊...你怎麽全身都濕透了!你沒帶傘嗎?」   說話的是我的雙胞胎弟弟──尹翔。   「爸媽呢?」   「剛打過電話回來,說他們暫時要住在片廠,不回來了。」   尹翔不很在乎地聳肩說道。反正對他和我來說,父母不回來,早就是家常便飯了。   爸爸和媽媽都是標準的工作狂。為了工作,常常在世界各地奔波,往往一去就是一年半載,甚至更久!所以從小到大,我和尹翔都是兩個人一起生活,彼此依靠。   就因為這樣,我們的感情可說是比任何人都來得濃烈、深厚。   「你還站在那裏發呆,還不快去洗個澡,換件衣服!」   見我仍在發呆,尹翔不耐煩地大吼,並粗魯地把我推進浴室。   「把頭髮擦乾了,才能出來。」   說完這句話,尹翔「碰」了一聲,關上浴室的門。   我怔站在門內,瞪著浴室的門,呼了一口氣。   尹翔總是這麽強制霸道,雖然知道他是關心我,但再怎麽說,我也是哥哥啊!至少也該尊重我一些吧!   唉,真搞不懂到底誰才是哥哥了。   回想起小時候,尹翔總是跟在我身後,不管我到哪里,就算不回頭,也可以清楚地聽見尹翔的腳步聲。   我們一直都在一起!我們的關係或許是比父母、朋友、戀人...都還要來得親密吧。   但自從上了高中後,這一切就都轉變了。   尹翔不再像小時候那樣,跟在我身後了。明明就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有時卻覺得,一點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或許是我不適合當哥哥吧!   洗完澡後,身體也暖和多了。這才想起,今晚輪到我準備晚餐。   我慌張地跑出浴室,也不管頭髮還滴著水,隨便抓條毛巾就往廚房沖。   果然,尹翔就站在廚房,而晚餐早就準備好,擺在餐桌上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正要開口道歉,尹翔卻一臉不高興地走到我面前,開口說道:   「我不是叫你要擦乾了,才能出來嗎?看,頭髮都還在滴水。」   尹翔不由分說,一把就搶過我隨意披在脖子上的毛巾,用力擦著我的頭髮。   「痛...好痛!別擦了啦!翔。」   我痛得皺起眉頭,忍不住伸手抓住尹翔放在我頭上,不停搓著我的頭髮的手,想把它抓下來。   尹翔卻像觸到電般,手竟抖了一下,動作也停了下來。   我不解地抬頭看尹翔,卻看到他臉上掠過的驚訝、迷惑、壓抑...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複雜表情。   「翔?」我擔心地喚道。   尹翔彷佛驚覺自己的失常,連忙用力甩開我的手,一邊轉過身,一邊說道:   「快把頭髮擦乾,晚餐弄好了,快去吃吧。」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啊...謝謝。」   我對著背對我的尹翔道謝。   不知為何,這一瞬間,我竟然覺得,尹翔好陌生!   氣氛突然凝重起來。   尹翔沒有開口,仍然保持背對我的姿勢,我也沒有開口,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麽。   沈默一直持續著,只有時鐘的滴答聲不停響著。   我在腦海裏思索著適當的話題,想打破沈默。但尹翔卻比我快了一步。   「啊,時間快到了,我得走了。」   尹翔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若無其事地說道。   「呃?你要出去!外面還在下雨呀!」   我停下擦著頭髮的動作,有些不贊同地說道。   「放心,我帶了傘了。」尹翔揚了揚手上的傘。   「對了,今晚我不回來睡了,你不用等我。」   瀟灑地揮了下手,尹翔頭也不回地走了。   「翔...」   回應我的是關門聲,尹翔早就不見人影了。   我怔怔地看著緊閉的門板,心裏有種莫名的失落感。   我慢慢地踱到餐桌旁坐下,桌上擺滿了我愛吃的菜,可是我卻一點食欲也沒有。   今天又得一個人吃飯了!   雖然一點胃口也沒有,但我還是拿起筷子,將飯一口一口地扒進嘴裏!但卻一點味道也沒有,就好像在吞沙子似的...   我放下碗筷,再也吃不下了。   也許是我的錯覺吧!總覺得尹翔最近老是避著我,就算見面了,也總是一副不耐煩、不想多談的態度,而且在外面過夜的次數愈來愈多!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情形。   是我做了什麽惹他生氣的事嗎?   我一點也想不起來。   感覺尹翔好像離我愈來愈遠了...   我們不能再像從前一樣了嗎? 「尹聖,等一下。」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時間,我拎起書包,正打算回家的時候,身後不遠處卻有個聲音叫住我。   我停下腳步,心中的警鈴卻在這時放聲大響。   我心中不祥的預感,果然應驗了!   聲音的主人很快就追上我了。他一邊喘氣,一邊笑容可掬地說道:   「尹聖,總算找到你了!今天一定不讓你逃掉。」   「學長...」   我在心中百般無奈地歎了口氣。   「如何?今天該給我個答覆了吧。」   說這話時,學長的眼裏充滿了期待的光芒,令我不忍心拒絕。   但若不拒絕,我的麻煩就大了。   「學長,我應該已經拒絕過了吧。」   我不相信學長有那麽健忘。   學長聳聳肩,一臉「不必在意」的神情。   「哎呀,別這麽說嘛!你的技巧那麽好,埋沒了多可惜。而且我們真的很希望你能加入,所以請你再考慮一下,好嗎?」   「拒絕。」我毫不猶豫地一口回絕。   「尹聖...」   面對學長的苦苦哀求,我仍然不為所動。   學長在校外組了一支名叫「JESUS」的樂團。成員包括他,只有四個人。而他自己是團長兼吉他手。   我和學長認識的時間並不算久。   當初會答應擔任「JESUS」的臨時鍵盤手,是因為原本擔任鍵盤手的朋友,突然得了急性盲腸炎,為了不讓舞臺開天窗,所以哀求我代替他上臺。   我因為挨不過他的請求,或者該說是威脅(他說,若我不肯答應,他就不上醫院)才對。只好硬著頭皮上臺了。   雖說我從未聽過「JESUS」的演唱,但他們的實力和默契卻是一流的!尤其是和他們同台演奏時,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我終於明白為什麽他們會那麽受歡迎了。   但自從那晚之後,學長就一直纏著我,要我加入他們的樂團。   「學長,請你另請高明吧!我並不想加入你們。」   我不厭其煩地重覆一次自己不知講過幾百遍的臺詞。   「不,『JESUS』只要你!除了你,不打算找其他人。」   學長突然臉色一正,堅決地說道。   「學長...」   我完全投降了。   學長的固執,我真是甘拜下風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學長見我似乎有軟化的跡象,眼睛瞬間又亮起希望之火。   「你肯答應了嗎?太好了!大家若知道你答應了,一定會很高興。」   學長興奮地抓著我的手,完全不讓我有講話的機會。   唉...我只有三聲無奈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回答學長的強迫中獎時──   一個圓狀不明物體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劃過我的耳邊,直接命中學長的臉。   「學長!」我驚叫一聲。   學長因為這陣突如其來的衝擊,腳步有些踉蹌地退了幾步。緊抓著我的手的雙手也鬆開,捂住自己受創不輕的鼻子。   「學長,你沒事吧?」   我擔心地問道。   呃?!   我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個砸中學長的「不明物體」。   竟然是...籃球!!   可是,籃球又怎會出現在這裏?   「已經放學了,你還待在這裏做什麽?我不是叫你早點回家嗎?」   「翔!」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尹翔穿著籃球隊純白色的制服,站在走廊的盡頭。臉上的表情淡淡地,就像他的聲音。   「是你用球丟我的,對不對?」   學長憤怒地沖向尹翔,雙眼冒火地質問。   尹翔冷冷地勾起嘴角,似嘲弄般。   「反射神經不怎樣,反應倒挺好的嘛。」   「理由呢?我不記得有得罪過你。」   這句話一聽,就知道是強忍怒火說出來的。   「誰叫你礙我的眼呢。」   「你...」   眼看一場打鬥無法避免地就要展開了,我趕緊擋在兩人之間──   「學長,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弟弟...翔,你快道歉啊!」   我一邊擋著幾乎要衝過去狠揍尹翔一頓的學長,一邊轉過頭向尹翔說道。   尹翔雙手抱胸,臉上譏誚的笑容,充滿挑釁味道。   這更激怒了學長。   「尹聖,你讓開!這不關你的事。」   「可是...」   我還想說什麽,身體卻突然被一股力量拉離開學長。   「啊...」   尹翔突然伸出手,毫不留情地將我拉到他身邊。力量之大,害我整個人撞上他厚實的胸膛,鼻子差點就扁了。   「好痛!」   我撫著發疼的鼻子,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什麽事了。   「尹聖,你沒事吧?」   學長緊張地沖到我身邊,擔心地查看我的傷勢。   尹翔卻莫名其妙地推開學長伸向我的手!   「你...」   「學長,我沒事了!你不用擔心。」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乾笑幾聲,希望能轉移學長的注意力!   氣氛一下子陷入沈默...   學長似乎也明白了我不希望他和尹翔大打出手的心情,臉色和緩了下來。   「你沒事就好了。」   確定我真的沒事,學長松了一口氣。   原來學長這麽關心我呀!   我的心裏感動極了。   我想,如果學長這時邀我加入樂團,我一定會馬上答應。   「聖,回家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尹翔突然用力拉著我的手,轉身快步朝校門口走去。   我可以感覺到尹翔在生氣,但卻一點也不明白他在氣什麽?   只是尹翔抓著我的手腕的力道之強,幾乎要把我的手腕捏碎了。   我忍著疼痛,轉過頭,向學長說了聲「明天見」,然後,就看不到學長的身影了。   一路上,我就像在空中飛似地被拉著跑。   尹翔的身高比我高,走路的步伐也比我大,我光是要跟上他的速度,就很吃力了。   有好幾次,我都因為跟不上尹翔的速度,而差點跌倒。   尹翔只是一語不發地往前走,臉色則陰霾地嚇人!   「翔,你放手啦!翔!」   尹翔頭也不回,絲毫不理會我的抗議,不但腳步沒有緩慢下來,反而愈走愈快了。   「翔,你聽到了沒?」   平常就因為沒什麽運動細胞,而很少運動的我,早就上氣不接下氣了!連抗議的聲音都顯得弱多了。   算了,反正我再說什麽,尹翔也不會停下腳步,還是留點力氣,小心別摔倒就好了。         *     *     *    一直到了家裏,尹翔才放開我的手。   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剛才我還以為我的手會被尹翔捏斷呢!幸好它還在!只不過多了五個清晰的指痕。   尹翔逕自走到廚房,從冰箱裏拿了罐可樂,才又回到客廳,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喝可樂。   可...可惡!   硬把我拉回家,竟然還一副沒事人模樣,坐在沙發上喝可樂!   「翔,你剛才對學長太失禮了!」   我有些不滿地說。   學長一向待人親切,深受大家歡迎。況且學長和尹翔今天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   尹翔還是保持淡漠的態度,喝著手中的可樂。   「翔!」   「那傢伙找你做什麽?」   尹翔突然開口。   「呃...他只是想邀我加入他們的樂團。」   「你答應了!」   尹翔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駭人。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還沒...」   一瞬間,我被尹翔的眼神嚇呆了!竟有些無所適從!   「是嗎?」   聽到我的回答,尹翔似乎松了口氣,目光也不再那麽銳利。   但那表情只有出現一瞬間而已,所以我不太確定是不是我的錯覺。   因為尹翔又恢復先前淡漠的態度了。   而我這才發覺話題已經偏離了。   「翔,你應該向學長道歉。」   「為什麽?」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為什麽?當然是因為你不但拿籃球砸學長,而且態度惡劣啊!」   真搞不懂尹翔的想法,難道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錯了嗎?   尹翔臉上浮現出輕蔑、嘲弄。   「哼,從正面飛過去的球,還無法避開!可見是他警覺性不夠,或者是沒有神經!所以被砸中,只能怪他太笨。」   「你還說這種話!學長那時在和我說話呀!哪可能注意到周圍。而你無緣無故拿球砸他,就是你不對!」   我義正辭嚴地叱責。   尹翔臉上絲毫沒有悔改的愧色,反而一副很不爽的表情。   「我實在不懂,你為什麽討厭學長?」   尹翔雖然對人很冷淡,講話又刻薄,但還不會莫名其妙討厭別人。   尹翔卻認真地說:   「我討厭他一直纏著你。」   「呃?」我呆住了。   「就這樣?」   我無力地拍額歎氣,真的被打敗了。   「天啊,你怎麽一點都沒變!從小只要有人靠近我,你就一定會整那個人,直到他不敢靠近我為止!你這習慣也該改一改了吧!再為了這種小事得罪人,你會沒有朋友的。」   尹翔從以前就不喜歡我和別人一起玩,所以常常趕跑和我在一起的人。   本來我以為上了高中,這種情形會改善!而且尹翔好像也交到朋友了,常常住在朋友家。沒想到還是一點都沒變!   「這才不是小事!」   尹翔突然一反平常的淡漠,激動地大吼。   我嚇了一跳。卻意外看到尹翔眼中充斥著憤怒、嫉妒、懊惱、還有更多的...深情。   深情...?!   「我決不准任何人靠近你!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我都會趕走他們。」   像是立誓般,尹翔的臉上完全找不到一絲開玩笑的跡象。   我從來沒看過尹翔這樣的神情...   除了震驚,還有更多的不知所措。   我只好假裝生氣,藉以掩飾自己的心情。   「別開玩笑了!你不是也交了朋友嗎?憑什麽不准我交朋友!」   「那不同!就算我交了多少朋友,在我心裏,只有聖是最重要的!」   尹翔認真嚴肅的表情,令我無法把他的話當做是在開玩笑!心情也跟著沈重起來。   「是嗎?不知道是誰總是住在朋友那兒,根本不回家。」   我不想這麽說的,只是話就是自然脫口而出...   聽起來就好像我在嫉妒他的朋友似的!   這種感覺令我不太愉快。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尹翔定定地注視著我說:   「如果你希望我別交朋友,那我可以馬上和他們斷絕關係。」   「什麽?」   我不敢置信地說。   「你在開玩笑吧!」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對我來說,你是最重要的。除了你,我誰都不在乎。」   尹翔臉上堅定的神情說明了他是認真的。   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臟像被緊緊抓住般,透不過氣來。   「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對我來說,朋友是必要的。」   我殘酷地說著。   尹翔的表情完全僵掉了。   雖然這不是我所願,但我還是傷到他了。   「是嗎...只是我一廂情願...」   「翔!你要去哪里?翔...」   「砰!」的一聲,尹翔頭也不回地奪門而出。   我怔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   事情變成這樣,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我並不希望把事情弄得這麽糟呀!   想到尹翔那受到傷害的表情,我的胸口就莫名其妙地疼痛起來。   尹翔的話,還有他認真的神情,都令我覺得害怕。   要是尹翔就這樣不回來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要是我們永遠無法和好了...   那...我該怎麽辦...   結果,我一整晚都睡不著。   所以,一大早就到學校了。   雖然知道籃球隊一大早就開始練球,而被委託擔任救援選手的尹翔,當然也會加入練習。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但是我還是鼓不起勇氣去找尹翔。   因為我實在害怕再看到尹翔那宛如陌生人般的表情。   昨天尹翔用再認真不過的表情對我說,我是最重要的!為了我,他連朋友都可以不要!   這句話就像是原子彈般,狠狠地撞擊我的心臟。   雖然如此,我竟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我該不是病了吧!   不然尹翔說出那種像是玩笑的話,我竟然有點當真!而且還有些高興...   我用力搖搖頭。   我怎麽可以這樣想!不管怎麽說,朋友還是很重要的!怎麽可以不要朋友!   一定是尹翔平常依賴我慣了,所以才會那麽說。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雛鳥印象」吧!   據說雛鳥會把第一眼看到的東西當做父母...   可是我和尹翔是兄弟吔!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再度搖頭,為自己這奇怪的想法感到好笑!   「尹聖,今天怎麽這麽早就到學校了!」   阿敬一進門,立刻驚訝地說。   「阿敬。」   阿敬走過來,拉開我前面的椅子,跨坐著。   「怎麽了?一點精神也沒有。」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沒有啊。」   我強打起精神說。   阿敬還是一臉懷疑,不過並沒有追問下去。   我暗自松了一口氣!   「咦?尹翔還沒來嗎?」   阿敬突然四處張望,尋找尹翔的蹤跡。   「翔?他還在練球吧!」   「才沒有!他今天根本沒來練習。」   什麽?沒參加練習!   「真是的,比賽都快到了,他少爺還搞這種飛機!隊長都快氣炸了!」   阿敬一臉無可奈何的神情。   阿敬和我及尹翔從國中時代就是同學了。   阿敬為人幽默風趣、富正義感,而且和尹翔一樣是屬於運動萬能型的人。尤其是籃球,打得更是一級棒。   另外,他對於尹翔的怪異性格,摸得十分透徹。所以尹翔會進入籃球社當救援選手,還得歸功於他對尹翔的瞭解及高明的策略吧!   「真傷腦筋,連尹聖都不知道呀!」   阿敬搔搔頭,呼了一口氣。   「對不起。」   我脫口而出。   阿敬怔了一下,失笑道:   「你幹嘛要道歉啊!這又不是你的錯!」   我無言以對。   阿敬不知道的是,尹翔可能是因為昨晚我說的那些話,所以才沒參加練習。   為了你,我可以不要朋友...   尹翔的話,突然躍進我腦中。   難道尹翔是為了想向我證明,他並不是在開玩笑,而故意這麽做的嗎?   「尹聖,你和尹翔吵架了嗎?」   阿敬一改剛才的嘻皮笑臉,正色問。   「嗯。」我老實回答。   「果然是這樣!難怪尹翔沒來練球。」   阿敬翻翻白眼,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我嚇了一跳。   「為什麽?」   「就是你呀。」   呃?   「尹翔雖然對人很冷淡,但只要是你的事,他就會很認真!如果說,有什麽事能讓尹翔變臉色,那就是你了。」   「這跟他沒去練習,有什麽關係?」   我還是一頭霧水。   阿敬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   「就是因為和你吵架呀!」   我還是不懂。   看到我一臉「莫宰羊」的表情,阿敬真是被打敗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真是...太遲鈍了!尹翔也真辛苦...」   「你說什麽?」   由於阿敬說得太小聲了,所以我根本沒聽清楚他在說什麽。   「沒什麽!總之,勸尹翔參加練習的責任,就交給你了。」   阿敬的雙手像是要強調我任務的重要性般,重重搭在我的肩上。   「為什麽要我去!」   開玩笑!我現在還在氣頭上,若是現在和尹翔說話,豈不是表示我贊成他的話!   「因為這是你必須做的!」   阿敬突然態度強硬起來。   我被他強悍的氣勢嚇得呆住了。   「要是尹翔不參加練習,隊長說什麽也不會派他上場比賽!那我們就輸定了。」   阿敬最討厭輸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尹翔出場比賽。   「原來...我們學校的籃球隊這麽弱...」   我恍然大悟。   「才不是。」   「好痛!」   阿敬用力敲了我的頭一下。   「要不是三年級因為要參加聯考,全退出了;二年級的人數又不多;一年級的技術還不夠好...我們一定能拿冠軍。」   阿敬緊握拳頭,情緒激動萬分。   唉,每次只要一提到籃球,阿敬就是這付德性!真是標準的籃球狂。   「所以,你一定要讓尹翔來練球。」   阿敬露出一個自認為迷人的笑容。   可是在我眼中,那笑容卻像是惡魔的微笑...   好可怕...   我根本毫無反駁的餘地。   阿敬交待完這句話後,就站起來,回自己位置了。   我不知如何反應地瞪著前面空空如也的椅子,久久才回過神...   要是尹翔不去練球,我的下場好像會很可怕...   我突然感到背脊一陣涼...   第一節過去了、第二節也過去了...   一直到了放學時間,尹翔還是沒有出現。   雖然我騙老師,尹翔感冒,在家休息。可是,我一點也不知道尹翔在哪里?   這麽一想,我才發覺,我對尹翔真的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連他現在在哪里、做些什麽事、有哪些朋友、還有晚上都住在哪個朋友家裏...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唉,我真是...差勁!   難怪尹翔會不把我當哥哥看待。   我果然不適合當哥哥...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尹聖!」   「學長!」   「太好了,你還沒走。」   追上我後,學長露出一個鬆口氣的笑容。   突然,學長神色緊張地向四周張望...   「學長?」   我被學長的舉動,弄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學長見我一臉疑惑,不好意思地搔著頭,紅著臉說:   「我只是想確定會不會再有不明物體出現...」   學長說的是尹翔。   我這才想起尹翔昨天對學長做了什麽事!   「真對不起,學長。昨天我弟弟對你實在太失禮了...」   我滿懷愧疚地低頭道歉!心裏則暗怪自己粗心,竟然忘了要向學長道歉這件事。   學長溫柔地笑著說:   「算了啦,你不必那麽介意!再說,這又不是你的錯。」   「可是...」   「反正我還是一樣瀟灑迷人就是了。」   學長頑皮地眨了下眼睛,惹得我當場笑出眼淚來。   我一邊擦掉眼角的淚水,一邊說:   「是啊,外加超級自戀...」   學長立刻不平地說:   「真過份,你應該說,我是有自信才對。」   我笑得肚子都快痛死了。   「太好了!你還是笑著,比較好看。」   學長溫柔地看著我。   我怔住了。   難道學長今天一天都在注意我?   學長來找我,是因為擔心我嗎?   我的心裏突然升起一陣感動...   「謝謝你,學長。」   學長果然是個好人。   聽我這麽說,學長反而不好意思起來。   他搔搔頭,不太自然地笑道:   「幹嘛道謝,我又沒做什麽。」   學長的回答,早在我預料之中,他就是這樣的人。   我突然覺得學長好可愛哦,不禁噗哧笑出聲來。   「你在笑什麽啊?」   學長的臉更紅了。   「沒什麽!只是學得學長好可愛...啊...」   學長朝我的頭輕敲了一記。   「別隨便取笑比你年長的人。」   我還是止不住笑,忍不住揶揄道:   「可是,學長真的很可愛嘛。」   學長一臉不知該拿我怎麽辦才好的窘相。   而我則更加得意放肆地大笑。   突然,學長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並把他那張英俊的臉蛋湊近我──   「雖然我說不必道謝,不過如果你真的要謝,不如以身相許吧!我會很高興地接受的。」   咦?   我嚇得倒退數步,瞪大雙眼,再也笑不出來了。   「哎呀!逃掉了!」   學長一臉「你真不解風情」的埋怨表情。   「學...學長,別...別開玩笑了!這一點也不好笑。」   「是不好笑。」   學長攤攤手,故做不懂我意思的疑惑貌。   「我是男生!」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知道呀!」   學長毫不遲疑地回答,令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那...」   「可是,你比女生還要可愛嘛。」   不等我說完,學長笑嘻嘻地說。   學長的話,嚴重地刺激到我心底深處的自卑。   而尹翔明明和我是雙胞胎,卻顯得有男子氣概多了。   記得小學時,尹翔還和我一樣,根本沒有人能分辨出我們誰是誰!就連父母也一樣。   可是上了國中後,尹翔就一直長高,也變強了!和我的差別愈來愈明顯...   想到這兒,心裏沒來由地有種奇怪的感覺...   學長注意到我的沈默,也收起玩笑的心情。   「生氣了嗎?對不起,我是開玩笑的。」   其實我並沒有生學長的氣呀!   「對不起,我請你吃明天的午餐,原諒我,好嗎?」   學長雙手合十,一副懺悔樣。   就算我真的生氣了!看到學長這樣,氣也早就消了。   「好吧,看在午餐的份上,就原諒你好了。」   我一副大人不記小人過的寬大樣。   我再次認為學長果真是個大好人。   但下一刻,我就開始後悔,自己太快下定論了。   學長竟然一副奸計得逞的狡詐笑臉!   「我該回去了...」   我一邊說,一邊拔腿就想溜了。   學長卻早就看穿我的意圖,一個箭步,就抓住我的手。   「別急嘛,難得你的另一半不在,就和我去約會吧!」   學長又恢復原本的吊兒啷當了。   「什麽?」我瞪大雙眼。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走吧,走吧!已經浪費太多時間了呢!」   完全不給我反駁的機會!   學長秉持著他一貫「強迫中獎」的作風!硬拉著我離開。   而我的大腦尚處於震驚中,根本來不及思考該怎麽辦?   「你遲到了!」   才打開練習室的門,一聲粗暴的怒吼立刻透過麥克風向我和學長轟來。   我捂住耳朵,有些錯愕!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學長的動作和我如出一轍──雙手捂著耳朵。   不過他的神情卻像是早就知道似的,一點都不驚訝!   他踏進練習室,一副不太在意模樣地說:   「好粗暴的招呼方式,我還以為我的耳朵會聾掉。」   「是嗎?我以為你的耳朵是裝飾用的呢。」   羽愛皮笑肉不笑地說。   羽愛是「JESUS」裏唯一的女性,也是主唱。   剛才那聲石破天驚的怒吼,就是出自她的傑作。   「呵呵,怎麽會呢。」   「哦,那為什麽我一直跟你說,要你別遲到,你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故意』遲到!你以為練習室不用錢嗎?」   「討厭啦!我才沒有故意遲到,只是不小心啦!」   「可是,我覺得你是故意的...」   學長和羽愛無意義的對話持續著──   就連在一旁觀看的我,都可以感覺到羽愛的笑容透著寒氣!而且是那種足以凍死人的寒冷。   為什麽學長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竟然還嘻皮笑臉地就像在談論天氣般輕鬆。   學長...果然不是普通人!   「羽愛,你就原諒小武吧!我想他不是故意要遲到...」   「是啊!反正他已經來了嘛...」   鼓手阿新和貝斯手小暐出來打圓場!   對他們來說,這早就成了例行公事!   「那你們是說,他遲到是理所當然的羅!」   羽愛額冒青筋,面露笑容地咬牙道。   阿新和小暐立刻臉色發白,一動也不敢動,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   好...好可怕!   沒想到那麽溫柔親切的羽愛,竟然是個暴力者!   我正打算使出第三十六計,溜為上策。   學長卻突然像拎小雞般,從身後一把抓住我的領子,將我抓進練習室。   「羽愛,看在我把我們的貴賓請來的份上,你就原諒我這次吧!」   什麽──?!   「學長...」   學長竟然為了自身安全,拿我當擋箭牌!   太過份了...沒想到學長一直要我加入「JESUS」的用意,竟然是要我當他遲到惹羽愛憤怒時的犠牲品!   想到這裏,我不禁覺得有些委屈,心裏更埋怨學長不夠意思。   尹翔若知道了,一定會笑我笨...   眼看羽愛一步步逼近...   嗚...上帝,保佑我...   我緊閉雙眼、咬緊牙根,準備接受預期中的責難...   「尹聖!真的是尹聖!」   出乎意料地,羽愛的聲音充滿驚喜。   「咦?」   沒有預想中的鐵拳,也沒有怒駡,我完全糊塗了。   羽愛興奮地說:   「原來小武說的貴賓是尹聖!太好了,我們一直在等你呢!」   「等我?」我訥訥地反問。   「是呀!『JESUS』鍵盤手的位置,一直為你空著。」   羽愛誠懇地說完,又加了一句──   「太高興了,有尹聖這麽可愛的孩子加入,以後我會練習得更起勁!」   什麽?   「喂,羽愛,你別說得好像戀童癖的變態好嗎?」   學長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揶揄道。   「你太沒禮貌了!我哪里像變態了!」   羽愛不服氣地反駁。   學長聳聳肩。   「言行和舉止都像。」   「你這混帳...」   我真不明白學長到底是勇敢?還是愚蠢?   就連我都聽說過羽愛的事蹟,和她同在一個樂團的學長不知道嗎?   羽愛雖然長得漂亮,卻是擁有空手道上段、柔道二段的強人。再加上與生俱來的一身蠻力...所有膽敢招惹她的人,下場都是慘不忍睹。   而學長竟還敢這樣惹火她...   難道學長一點也不怕羽愛把他的骨頭全拆了嗎?   我開始替學長擔心起來...正打算開口說話,阿新和小暐卻早我一步開口──   「算了,羽愛,你這樣會把尹聖嚇跑的。」   「是呀,尹聖好不容易才加入我們的呀。」   咦?   「啊...尹聖,對不起喔!其實我本來不是這麽粗暴的。」   羽愛一反凶婆娘姿態,溫和地向我解釋。   「才怪!粗暴才是她本來的面目。」   學長不怕死地補充道。   「找死!」   羽愛立刻賞了學長一記鐵拳。   阿新和小暐在一旁直搖頭歎氣,表情似乎在說:為什麽他就不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呢?   面對如此坦率的他們,我心虛地別開臉。   我並不是想加入樂團才來的!   我很想這麽告訴他們,可是看到他們那麽高興的表情,我實在說不出口。   「尹聖!」   小暐突然走過來,塞給我一堆填滿豆芽菜的樂譜。   「這是你的!好好加油吧!」   「啊,我...」   「尹聖,上次表演的曲子,你都還記得吧!」   羽愛突然問。   「記得。」我反射性回答。   糟糕,我怎麽回答了呢...   「很好。」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事後想想,就算我當時回答不記得了!學長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吧!   接下來就如同第一次聽到的一樣,羽愛的歌聲再次震撼我的心...   那一點也稱不上溫柔甜美,甚至可以說是霸道不講理的歌聲。可是卻擁有震撼人心,讓人不想移開目光的魅力...   羽愛是真正有實力的人!為她伴奏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想在場的其他人,應該也都是這種想法。   不止是羽愛,站在臺上的其他人也在發光!他們都是打從心底喜愛音樂的。   就連一向玩世不恭的學長,此刻的表情卻比任何時候都來得認真。簡直讓人不敢相信那是同一個人!   時間慢慢地過去...   我完全忘了還有時間的存在,只是忘情地一首接一首彈下去...   就像是將所有壓抑的情感都解放出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連我都被自己竟然會這麽投入嚇了一跳...   不過感覺上輕鬆多了...   「太棒了!尹聖!」   羽愛興奮地沖過來抱住我。   「喂,你別隨便抱住尹聖!」   學長因為自己慢了羽愛一步,而有些不悅。   羽愛就像故意要刺激學長,將我抱得更緊了。   「有什麽關係!誰叫尹聖這麽可愛!」   學長果然發火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你這個變態!馬上放開尹聖!」   羽愛扮個鬼臉說:   「我不要!你嫉妒嗎?」   「你...」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見他們像兩個小孩般的爭執,被當被爭吵的理由的我,真不知該說什麽才好。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不過我知道,雖然學長和羽愛總是吵吵鬧鬧地,其實他們的感情非常好!否則也不會一起組樂團了。   阿新和小暐也是。雖然他們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扮演和事佬。   嘻,我非常喜歡這個總是熱熱鬧鬧的團體!   可是...   「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加入樂團!」   「為什麽?!」   除了學長,大家先是怔了一下,然後異口同聲問。   面對大家震驚質問的目光,我不禁垂下眼瞼,不敢直視他們。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對不起...」   除了這句話,我實在找不出其他更好的詞了!   如果我不跟學長一起來...如果我一開始就說明不想加入樂團...那就不會讓他們空歡喜一場了。   「理由呢?」   羽愛首先恢復正常。   我沈默無語。   「或者你認為我們水準太差了...」   「沒這回事!你們的實力絕對是一流的!」   我急忙澄清。   空氣一下子凝重起來...   「對不起,這完全是我個人的因素!我只是覺得自己不適合待在樂團...」   「什麽不適合!和我們練習時,你明明就一副很快樂的樣子!你能否認嗎?」   阿新忿忿地說。   我無言以對。   阿新的話就像利箭般,狠狠刺中我的心臟,使我的心臟隱隱作痛起來。   因為我無法反駁阿新的話,無法否認和他們一起表演時的興奮與感動。   「對不起...」   我只能這麽說了...   「我回來了。」   一進屋,我習慣性地說道。   回應我的卻是一片寂靜。   尹翔沒回來嗎?   我自嘲地笑了。   他不可能在家!在我說了那麽過份的話後,他一定不想見到我吧。   我打開電燈,屋內頓時明亮起來。   我環視空盪盪的室內,突然怔住了。   為什麽我從來沒有發現這個家竟然是這麽空盪、這麽冷清...尹翔不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一瞬間,一股寂寞的感覺包圍住我,使我莫名地有種想哭的感覺。   好奇怪,以前我不是這麽容易感傷的人呀!   是學長他們的話使我動搖,而產生這種奇怪的想法嗎?   我搖搖頭。   對於「JESUS」的成員們,我真的很抱歉...   以前我從沒想過自己想做什麽,也不認為有必要去想。   因為對我和尹翔來說,只重視工作的父母,根本就無法要求他們像一般父母那樣,陪伴在我們身邊。   可是我們從來不覺得孤單,因為我們不是一個人!   我們無論做什麽都在一起,從不曾想過要分開...也沒人說我們這樣不好...   我一直以為這種關係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可是尹翔卻找到他最重視的事物,就只有我仍停留在原地...   雖然我一直努力不讓尹翔因為父母不在而覺得寂寞!但其實真正害怕寂寞的人是我吧!   我到現在,才明白這件事...      *     *     *    結果,尹翔一整晚都沒回來!就連電話都沒有。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悵然地呼了口氣,鎖上大門。   真不想去學校...   「尹聖!」   學長的聲音,嚇得我一跳!   我轉過頭,發現學長就站在門口不遠處。   「學長!你怎麽會在這裏?」   我詑異地走近學長。   「我在等你。」   呃?   「對不起。」   突然,學長向我低頭這麽說。   我嚇了一跳,怔住了。   「學...學長!」   學長為什麽要道歉呢?   「昨天都是我硬把你拉去練習室,才會引起羽愛他們誤會,讓你為難...」   「不是這樣的!是我不好!我應該一開始就告訴他們,我不能加入樂團!我讓他們那麽期待,最後卻又讓他們空歡喜一場!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才對。」   我急急說道,阻止學長的自責。   「尹聖...」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對不起。」   這原本就是我的錯,學長卻一大早就跑來我家向我道歉,更讓我過意不去。   學長呼了口氣,揉了揉我的頭,柔聲道:   「其實還是該怪我,因為我是真的很希望你加入樂團,所以才硬拉你到練習室,希望一起練習後,能讓你改變主意!沒想到反而讓你為難...對不起。」   學長臉上溫柔的笑容中,有著深深的歉疚與包容。讓我覺得好感動...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如果學長不是那麽好,或許我不會覺得對他有所愧疚吧!   況且,我也不能否認音樂對我的吸引力!那就像是無邊際的大海,讓人想永遠徜徉在其中,隨波逐流。   和學長他們一起站在舞臺上,那彷佛連體嬰般的默契...似乎連呼吸都一致。不需要言語,卻能瞭解其他人的想法...一起演奏出最棒的音樂。   那種興奮、聲息相通的感覺,真是棒透了!   我是真的愛上音樂了!而且是超出我想像的喜愛。   「學長,如果我說,我想加入樂團,你會反對嗎?」   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後,我紅著臉,小心地探問。   學長呆了下,不敢置信地看著我,怔怔地問:   「什麽?」   我鼓起勇氣,大聲且明確地說道: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希望加入『JESUS』!」   沈寂了一會兒,就在我以為會被拒絕時,學長卻由怔忡,轉為驚詑、不敢置信,最後是興奮的歡呼!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太好了!你終於答應了!太好了!」   學長那興奮的模樣,使我傻眼了。   但很快地,我也被學長高興的模樣感染到了,也跟著開心起來。      *     *     *    一回到家,我整個人幾乎要癱軟下來。   從不知道練習會這麽累,一點也不輕鬆,竟然整整練了三個小時,連稍微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等到結束了,才發現手指頭都麻掉了,連腳都快站不住了,而肚子更在此時發出饑餓交響曲...   雖然如此,內心卻覺得充實多了!   我頭一次發覺音樂是這麽有趣!   尤其能和大家一起玩最喜歡的音樂,更是棒透了!   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受。   不過...我無奈地歎了口氣。   想到羽愛在結束後,塞給我的新樂譜,而且還要我在明天練習前背好...   怎麽可能嘛!有一大疊吔!就算犧牲睡眠時間也背不完呀!至少要二天...   我是很想這麽說啦!可是反抗羽愛的下場通常都很淒慘...   想到這兒,我只好把話吞回肚裏,沈默地接受了。   唉,我真是沒用!   咦?   我停下腳步。   「翔!」   剛才光是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一點也沒發覺尹翔就坐在客廳裏!   「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我興奮地走過去。   尹翔回來了!他不生氣了!太好了!   尹翔的歸來,讓我松了口氣。總算又可以回復到原來的樣子了。   不過,我還是要跟尹翔道歉才行!因為我說的話,實在太過份了。   「翔,你肚子餓了吧?我去做飯。」   我轉身就要朝廚房走去。   我在腦中想著該煮些什麽菜。   尹翔好不容易回來了,我一定要趁這個機會,向他道歉,並且和好才行。   「聖!」   尹翔突如其來的吼聲,讓我嚇停了腳。   我不解地回頭,這才發現尹翔的臉上佈滿陰霾,原本總是毫不在乎的笑容消失了,雙唇抿成一直線,那雙時常閃著戲謔、惡作劇光芒的眼睛,如今卻蒙上一層暗雲。而且在深處,若隱若現地燃燒著兩簇足以把人燃燒殆盡的怒火。   「翔...」   我被尹翔不同於平常的模樣駭住了。那是我從未見過的尹翔憤怒的樣子。   可是尹翔為什麽那麽生氣?難道他還在生那天的氣?   對,一定是這樣沒錯!   「翔...」   「你加入樂團了,是不是?」   道歉的話還未出口,尹翔冷然的聲音響起。   「呃?」   突來的問話,使我即將出口的話全梗在喉嚨,錯愕不已。   「不說話?那麽是真的羅!」   尹翔聲音裏的憤怒明顯提高,雙眸的怒焰更加熾烈。   而我一點也沒發現尹翔異常的反應,逕自說道:   「學長一直邀請我加入他們的樂團...而我也想試試自己的能力,所以...」   我有些靦腆地笑道。   我以為尹翔會贊同的,而且會替我高興。   可是我錯了。   尹翔原本陰霾的臉色,如今就像要殺人般的可怖!全身上下更像是被怒焰所包圍,令人不敢靠近。   「你不是說,不會加入他們的嗎!為什麽現在卻和他們在一起玩音樂!是那傢伙威脅強迫你加入的嗎?」   「那傢伙」指的是學長。   不知為何,打從一開始,尹翔就對學長沒什麽好感。真不知道學長是什麽地方得罪尹翔了!   「你不要隨便誤會學長!學長並沒有強迫我加入樂團,是我自己要加入的。」   我立刻替學長辯白。而這也是事實。   沒想到我這替學長辯白的行為,卻讓尹翔更加火大了。   尹翔猛然站起,朝我逼近。   「立刻退出樂團!我不准你加入樂團!」   尹翔霸道、不讓人有反駁餘地地說,聲音包含著慍怒。   我也火了。不明白尹翔為什麽突然變得這麽不講理。   「不要。我喜歡音樂,也喜歡大家,我不會退出樂團。」   我堅決地說道,這也是我的真心話。   「痛...!」   尹翔突然抓住我的手腕,那力道之大正足以表達出他的憤怒程度。   「你喜歡那傢伙,所以你不願離開,對不對?」   尹翔駭人的怒氣一下子爆發開來,怒焰燒紅了雙眼,根本聽不見任何聲音。   「好痛...放手!翔!放開我...」   這時候,我真怨恨自己的力氣沒有尹翔大,明明是雙胞胎,卻差這麽多!而且我還是哥哥呢。   「我不准你和那傢伙在一起,你不准喜歡他,聽到沒有!」   尹翔咆吼,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   我強忍著手腕的疼痛,咬緊牙根,不甘示弱地吼道:   「我決不會離開樂團!決不會...啊...」   我捺不住疼痛,慘叫一聲,但卻沒有屈服的意思。   嫉妒之火完全燃燒掉尹翔的理智,現在的尹翔就像只不可理喻的猛獸,隨時會撕裂眼前的獵物。   「我要你馬上退出!我不准你再和那傢伙見面。」   尹翔蠻橫不講理讓我更生氣了。只是自手腕傳來那幾乎要斷掉般的疼痛,令我幾乎要站不住腳,暈眩過去。   但我還是死命撐著自己,提醒自己,千萬別倒下去。   「我不退出。」   但說出口的話,卻像快斷氣似的,一點力量也沒有。   我想我快撐不下去了吧。只希望尹翔別把我的手捏斷,因為我還想繼續和學長他們一起玩音樂...   「聖,你聽到沒?我不准!我不准!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尹翔霸道的咆吼,似乎不得到滿意的答覆,不會輕易甘休。   「不...」   我用盡力氣,吐出一個令他失望的答案。   「可惡...」   我以為尹翔會揍我的!至少從小到大,從沒見他這麽生氣過。況且若真的打起來,我是絕對打不贏尹翔的。   我緊閉雙眼,咬緊牙根,等待著預期的拳頭落下,沒想到,襲擊我的不是尹翔憤怒的拳頭,而是...親吻!   我瞪大眼睛,怔怔地看著眼前那張與我相似的臉龐。   此刻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意識到發生了什麽事!只能像一尊蠟像般,動也不能動地任人擺佈。   過了一會,我才回過神,也意識到發生了什麽事情──   尹翔竟然在...吻我!   「不...不要!」   我使盡全身的力氣推開尹翔。連我也沒想到,我竟然還有這麽大的力氣。   「聖...」   「你...你做什麽?別開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我掙脫尹翔的箝制,滿臉漲得通紅!簡直不敢相信尹翔會開這種惡劣的玩笑。   「這不是玩笑!」   尹翔突然大喝一聲。接著,他臉上認真嚴肅的神情,令我震懾住了。   「我是認真的!聖,我喜歡你。」   尹翔用再認真不過的表情說出這些話,藏在眼底的深情,此刻露骨地顯現出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移開目光,不太自然地乾笑數聲。   「我也喜歡你呀!因為你是我的弟弟嘛。」   「不是這樣的!我不是因為你是哥哥,才喜歡你!我是真的愛你...」   尹翔伸出手,想抓住我,我反射性地向後退了一步。   「聖...」   「別說了!我們是兄弟呀!我不會承認這種感情!絕不會承認!」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捂住耳朵,全力嘶吼著,害怕聽到尹翔接下來的話。   「就算你不承認,我還是要說!我愛你,不是把你當哥哥般喜歡,我從來就沒把你當哥哥看...」   「住口!不要說了!」   尹翔露骨、毫不隱瞞的剖白,根本是我料想不到的。   我全身不住地顫抖著,我很想告訴自己,這是夢,一場荒謬的夢!但那只是在欺騙自己罷了。   「為什麽你要這樣講!我們是兄弟呀!這一輩子,到死都是兄弟呀!」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沈痛地說。   「我知道!可是我愛你呀!從小我就只看著你,在乎你...難道你一點都感受不到嗎?」   尹翔悲痛的聲音裏包含著掙扎、痛苦。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尹翔是以這樣的心情看待我的。   我一直以為尹翔和我一樣,是因為父母不在,害怕寂寞,所以我們的感情才會比一般兄弟還要好。   甚至他對我那異於常人的獨佔欲,我也不認為有何不對。   只是沒想到,他對我竟然是抱著這樣的感情!我真是太遲鈍了!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無法接受!兩個都是男的...這是不正常的。」   「聖...」   「我不會接受的!絕對不會接受的...」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我強硬地說完後,便不理會身後尹翔的呼喊,直接沖回二樓自己的房間。   我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尹翔的話還在我腦海盤旋不去。   為什麽...為什麽會變成這樣?   誰能夠告訴我,到底是哪里出錯了,為什麽尹翔會愛上我?我們是兄弟呀!而且都是男的!   老天真是開了一個大玩笑呀!   怎麽辦?以後我該怎麽去面對尹翔?我還能像什麽事都沒發生那樣對他嗎?   此刻,我的腦中一片混亂,根本無法好好思考。   想到尹翔的告白,我的臉頰不禁一陣滾燙,覺得被羞辱而感到憤怒。   本來嘛,有哪一個男人被男人說喜歡,會感到高興的!又不是變態!   而且,尹翔還奪走我的初吻...   可惡,愈來愈無法原諒他了,氣死人了!   我愛你...   混蛋,別讓我又想起來。   我將頭埋進膝蓋間。   可惡...可惡...   今天...是我自出生以來,最糟糕的一天了。     *     *     *   「走音了!」   透過麥克風,羽愛的怒吼聲,實在夠讓人嚇得魂飛魄散。   而讓羽愛這樣怒吼的原凶,就是我。   「對...對不起。」   羽愛拍額歎了口氣,頗為無奈。   我則滿懷歉疚地低垂著頭,不敢抬頭看其他人的臉。   學長他們一定都生氣了...   唉...我真是太差勁了!   「尹聖,你今天是怎麽搞的?為什麽會出這麽多差錯?這些都不是平常你會犯的錯呀!」   羽愛吐了口氣,語氣放緩地說。   「對不起。」   除了這句話,我實在不知說什麽好。   昨晚尹翔所說的話,對我的影響實在太大了!偏偏想忘記又忘不掉。導致我今天一整天下來,無論做什麽都不順利。而且還妨礙了練習...   尹翔強吻我的那幕情景,此刻又浮現在腦海...   我猛然搖頭,想揮掉那不愉快的記憶,臉蛋卻不爭氣地漲得通紅。   我的這個舉動,卻讓在場其他人傻眼了。   他們互相看了一眼,最後由羽愛代表開口──   「尹聖,你怎麽了?不舒服嗎?你的臉好紅哦!」   羽愛的聲音裏挾雜著關心。   「啊...我沒事!」   驚覺自己的舉動引起他們誤會,我趕緊裝出一個不要緊的笑容。   羽愛還想說些什麽,學長卻突然插話進來。   「好了,羽愛,我看今天就練到這兒好了,這幾天練得有些過火了!今天就休息吧。」   羽愛沈吟一會兒,也不反對。   「好吧,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學長,對不起,我...」   我急急地想要道歉,畢竟是我不好,害大家練不下去。   「別說了,今天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學長溫柔地揉揉我的頭,體貼地笑著。   學長的這個舉動,更讓我感動極了。   明明是我的錯,學長卻什麽也沒說地原諒了我...   「對不起,學長。」   我不禁脫口而出。   學長怔了一下,苦笑道:   「不是要你別在意了嗎?好吧,我老實招了...」   學長突然神秘兮兮地靠近我耳邊,小聲地說:   「其實我還沒把譜全部背好,再練下去,我就穿梆了。」   呃!   我瞪大眼,不敢相信剛才聽到的話。   學長朝我眨了下眼睛,並將食指擱在唇上,示意我別揭穿真相。   我怔了一下,接著,忍不住放聲大笑。   這一笑,卻嚇壞了在場除了學長以外的其他三個人。   「尹聖!怎麽了?突然笑這麽大聲?」   阿新不解地看著我。   小暐立刻挨近阿新身邊,悄聲道:   「你看該不會是這幾天的練習太嚴格了,所以把他逼瘋了!」   「有可能哦...」   兩人相視一眼,然後同時把目光移向站在一旁,同樣驚訝的羽愛。   羽愛被他們看得渾身不自在,有些惱火地說:   「幹...幹嘛這樣看我!這又不是我害的。」   沒想到,阿新和小暐卻在此時,合作無間地一起用食指指向羽愛,齊聲說:   「就是你!」   羽愛被他們這一記威力十足的反彈擊倒在地,無法反駁。   我在一旁早就笑得說不出話來了!只差沒在地上打滾而已。   我一邊擦著眼角的淚水,一邊笑著說:   「對...對不起,我沒事!讓你們擔心了。」   「真的嗎?」   阿新和小暐同時沖到我身邊,神情認真極了。   「你別為了袒護羽愛,就硬說沒事哦!」   「是啊!你儘管說出來沒關係。」   「對...」   阿新和小暐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個不停,根本就沒有讓我插嘴說話的餘地。   就連想警告他們,羽愛怒髮衝冠地站在他們身後的機會都沒有...   砰!砰!   羽愛的兩記憤怒的鐵拳,果然令阿新和小暐滅音了。   「我不說話,你們就一直說個不停,是不是嫌命太長,太礙事了。」   羽愛皮笑肉不笑地說著,額上青筋乍現。   「好痛...」   「痛死了...」   果然結局是這樣!我在心裏苦笑地想著。   「哈哈哈...」   咦?   我轉過頭尋找聲音的來源──   發出爆笑聲的,正是站在我身邊的學長。   「學...學長...」   我呆愣地看著不怕死的學長,心中沒來由地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果然,當羽愛憤怒地抓起椅子要砸學長時,學長也以不輸羽愛的速度,閃躲到我身後。   「學長...」   別開玩笑了!若被捲入他們的戰爭,我就算有再多條命,也不夠死。   「小武,別躲在尹聖後面!出來!」   「不要。」   學長悠哉地拒絕,羽愛氣得咬牙切齒,卻又沒奈他何。   我想,羽愛這一輩子,大概都鬥不過學長吧。   接著,學長和羽愛就在那邊僵持不下...   而我的心思,卻早就飛到其他地方了。   翔...   結果,今天的練習,全因為我而搞砸了。   唉...   我歎了口氣,步伐更沈重了。   雖然學長及大家都沒說什麽,也沒有責怪我,卻讓我心裏更覺過意不去。   對不起,學長,還有大家...我保證,明天的練習,我一定會恢復平常的我!一定不會再使練習中斷!   我在心裏信誓旦旦地保證。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但旋即,我的心情馬上又低落下來。   想到那害我整天心神不寧、錯誤百出的「始作原凶」──尹翔。我的腳步就不覺慢了下來。   真不想回去...   經過昨天尹翔那怪異的行為和莫名其妙的話語...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他...   不過,這又不是我的錯!   就算他再生氣,也不能對我做這種事呀!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何況那還是我的初吻吔!   不可原諒!   我氣憤地想著,但馬上又洩氣地歎了口氣。   雖然我是真的很氣尹翔的行為!可是想到回家會見到尹翔...我就不由得怯步。   昨天尹翔臉上的表情是認真的呀!   他那樣子,我從來不曾見過。那是我不認識、完全陌生的尹翔!   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   尹翔的突然轉變,令我感到害怕、不知所措!   以前的尹翔不是這樣的呀!   我們一直是好兄弟──雖然我看起來不太可靠,一點也不像是哥哥!反而是身為弟弟的尹翔,比我可靠多了...   不行不行...我怎麽自卑起來了。   我猛力搖頭,甩掉心裏突升的自卑情緒。   呃...?   不知不覺地,我已經到達家門口了。   遲疑了二、三秒,我大大地深吸一口氣,才打開家裏大門──   「我回來了!」   我帶著自認為很「平常」的笑容喊道。   回應我的,卻是一片死寂。   尹翔還沒回來嗎?   呼!   我松了口氣。   雖然我在心裏不停地告訴自己,昨晚尹翔只是在跟我開玩笑!我根本不必太在意...   可是真的要面對尹翔時,我卻不知要說什麽才好。   或許尹翔也和我一樣,覺得碰面會很不自在,所以才不回來吧!   雖然松了口氣,但心裏卻多了些悵然...     *     *     *    由於昨晚一整晚都睡不著,我一大早就到學校了。   才剛坐下沒多久,頭頂就傳來阿敬的聲音──   「尹聖...」   「嗯,哇...」   聞聲抬頭的我,被眼前那張集哀怨與淒涼的臉孔嚇了一大跳。   「阿...阿敬,你怎麽了?」   我驚魂未定地問道。   「怎麽了?」   阿敬喃喃重覆我的話,突然一改剛才的哀怨,雙手用力撐靠在我的桌子上。   「尹聖,你到底對尹翔做了什麽?為什麽尹翔那麽久沒來練球?連學校也不來了?」   阿敬一口氣劈哩啪啦地向我炮轟質問,轟得我的耳朵一直嗡嗡叫。   我抬手捂住受傷的耳朵,不太高興地嚷道:   「我怎麽會知道!又不是我要他別來學校。」   阿敬卻斬釘截鐵地說:   「原因一定在你身上啦!你到底對他說了什麽或做了什麽?你不是答應要幫我把他勸回球隊嗎?眼看球賽日子漸漸逼近,尹翔還是不見人影...他再不出現,隊長真的不會讓他上場了啦!」   阿敬煩惱地扯著頭髮,尹翔再不出現,他的頭髮遲早被他扯光。   「那就算了呀。」   我若無其事地說。   雖然對阿敬不好意思,但現在我實在不太想見到尹翔。   而且我正極力想忘掉那件「不愉快」的事。   「什麽算了!尹翔可是我們最強的戰力,沒有他,我們就輸定了!尹聖,不管怎樣,拜託你快和他和好吧。」   阿敬一改強硬的口氣,雙手合十向我哀求道。   「為什麽要我道歉,又不是我的錯。」   我反應激烈地嚷叫,壓根忘了阿敬根本不知道事情真相。   阿敬呆愣了一會兒,才一副果然如此的了然神情說:   「我就知道一定與你有關,所以尹翔才會失蹤不見人影。」   阿敬篤定的語氣,令我聽了很不高興,不禁有些火了。   「翔失蹤關我什麽事啊!為什麽一定與我有關!」   「就是...」   阿敬突然沒了聲音,定定地看了我一眼,歎了口氣,搖頭道:   「唉,你真是遲鈍!我真同情尹翔。」   阿敬的話,著實刺激了我,我漲紅著臉,不甘心地叫道:   「我哪里遲鈍了!你憑哪一點這麽說!」   阿敬卻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明白嗎?那就是你遲鈍的證據了。」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阿敬曖昧的態度,令我更加火大。   「我才不遲鈍!」   「是嗎?」   阿敬微微地歪起嘴角,似嘲弄般。   「阿敬!」   我氣憤地站起身。   可惡,就算我真的很遲鈍,也沒必要一直強調呀!氣死人了!   見我氣得滿臉通紅,阿敬總算良心發現,不再捉弄我了。   「再怎麽說,尹翔總會回家吧!你就想法子說服他來練球嘛。」   話鋒一轉,又繞回原來的話題。   我臉色黯然地坐下來。   「他也沒回家。」   「什麽!」   阿敬詑異地叫道。自r3tg由gt3r自97r5在   「不會吧,那小子那麽黏你,怎麽可能讓你一個人在家!」   我忿忿地瞪了阿敬一眼,阿敬卻像沒看到,摸著下巴,繼續說道:   「看樣子,事情真的大條了。」   雖然這麽說,阿敬臉上卻是一副饒富興味的表情。   我的腦中突然浮現尹翔的異常行為...   阿敬是不是也遇到過呢?   「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